思念與回憶,到最後亦會於日常綻放、散落,消失於浮光掠影之中。

。極低產,與其說更新慢倒不如根本是隨心所欲地寫文章
。最近沉迷乙女遊戲一發不可收拾
。拒腐,完完全全的NL黨(會自動避雷請放心

。重度VOCALOID廚,主冰蔥/蕉橘,但基本上是個博愛黨,簡單來說就是ALL ALL(什麼鬼
。月歌是雪推,主食同月,始雪本命

。畫畫以及Cos方面現在放在QQ,歡迎私訊聊天加好友

《成聲》*BH同人文

食用說明:
#乃雛←悠
#悠翔視點
#乃亞線HE後時間線、悠翔線劇透有。
#只是腦洞。
#那由多世界第一可愛

乃雛←悠、乃雛←悠、乃雛←悠
接受才往下翻感謝。





***

螢幕裡的世界就只有幾種顏色。
天空的澄藍,海洋的青碧,還有浪花拍打細砂留下深深淺淺的月牙與白。
彷若夢境。

在《愛哭的人魚》上映後,雛的人氣急升,演出機會越來越多。本來約好要一起來看一次,最後卻就只有我和那由多拿着她給的戲票去電影院。

我跟那由多也從未親身踏足真正的海灘,但亦未想過特意去看,雛的雙眸已映出了一片水色,在陽光下有如琉璃般通透,閃爍着耀眼的光芒。但如果我能跟她去看看海的話,跟她成為戀人的會是我嗎?

『しおり,就像人魚一樣呢。』
飾演渚的有村前輩的目光落在站在岸邊的雛,浪花温柔地拍着她纖細的腳踝,微風洗刷夏日的熱情。

『哎?』

『……雖然很漂亮,但只要一想到會不會化成泡沫消失在海中,就很擔心……』
有村前輩皺起眉頭,忍耐着不安溢滿內心,最後還是透露了心聲:
『……妳不會變成泡沫吧?不會在我面前消失吧?』

但她怔然凝視眼前人。
『不會哦。因為我不是人魚。』

『是嗎,那就太好了……』有村前輩垂下眼,像孩子一樣依偎着雛:
『一直留在我身邊吧?』

留在我身邊好嗎?
她欲言又止,靜靜地露出了笑容。
對着有村前輩笑了。

「這樣就好了嗎?」
突然腦袋中響起了那傢伙的話語,打斷了我的注意力。漆黑的世界裡,眼前一幕幕戀人相思相愛的畫面如同幻燈片般變換,男主角永遠都不是我。

彷如心臟絞痛的感覺,讓人窒息。他又再次質問,使我難受得淚水溢出眼眶。捂着耳朵的話,體內響起的聲音會更加鮮明,在腦海中迴盪。

「她……只要雛得到幸福就足夠了。」

這句話就像詛咒一樣,縈繞在耳邊揮之不去。
我就只是為了這個目的而存在。為了她,還有她的幸福。

可以的,沒關係的。
即使公主殿下把我們的過去遺忘,我亦只是祈求着她的幸福而已。

直到那一天,她真的抓住了幸福。

***

在更生計劃結束之後,我們回到那小小的公寓生活。地方雖小,卻是我們溫馨的家。雛作為演員的名聲越來越響亮,那由多更是很多知名偶像指定的舞者,而我完全離開了藝能界,成為一個普通的上班族。工作的原故,他們經常不在家,雛更是跟有村前輩半同居的狀態。但即使這樣,我們每週會至少找一天坐下來一起吃飯。

那天的火燒雲像要把世界吞噬,使我停下正在料理的手。看出窗外,夕陽餘暉穿過各家簷隙,寂靜地落在一桌食材。我搖搖頭,繼續為今晚的飯菜努力。當雛回到家的時候天色已晚,未見月光亦無星。那由多比她早回來,我們便先起筷。才吃到一半,她打開了門,笑容洋溢着喜悅與幸福。

「抱歉我遲來了。」
她脫鞋後先洗過手再回來起居室,一抹銀光劃破寧謐的空氣。心中雖早對這個場景有準備,但當此刻來到的時候,果然還是剮心的痛。

「雛、妳的左手……」

「啊……嗯。」
雛完全藏不住笑意,雙頰的紅緋久久不散。左手伏在胸前,另一隻手輕撫着無名指上的銀環。她抿抿嘴,深深地吸了一口氣,道:
「悠翔、那由多,請聽我說。」

「我要結婚了。」

——。

幾年前看電影時的那種絞痛再次襲來,我強行把慘叫吞回去,心跳驟停喉嚨灼痛。眼前的景物都覆上一層薄霧,祝賀與道謝交疊搖曳,假若一切都是夢就好了。

「真的嗎,雛?太好了……我終於能放心了。」

這下子,雛就真的完全要離開我了。

「悠翔、那由多……你們願意在我身邊牽着我嗎?」

她的淚水、感謝、還有抱擁,都在另一個世界,虛幻不實。明明握着小手的觸感還殘留在掌心,卻都抓不住。

聽到我的回應,內心深處只傳來無奈的嘆息。


***
在婚禮當天,亞麻乃雛換上了繡上精緻花紋的婚紗,梳起了柔順的金髮,將要成為「有村雛」。在禮堂的門前,她早就哭紅了眼。
真是的,別再那麼愛哭了,我以後——
我一如既往地拭去她眼角的淚水,苦笑:
「現在就哭也太早啦。」

「以後、你們還會是我的家人吧?」

雛怯生生的抬起頭,楚楚可憐的模樣跟小時候並無分別。我和那由多都眯起眼睛,凝視着哭得更厲害雛:
「那是當然的啊。」

「今天還是露出笑容比較好。」
那由多更為雛打氣,換來了燦爛的微笑。

推開了教堂的門,雛和那由多理所當然地遷就我的步伐,比平常走得更緩慢。一步、一步,倒數着我還有多少時間能牽着雛的手,直到把她送到有村前輩身前。

曾經捧在手心的雛鳥現在已經能展翅高飛了,飛往悠遠無盡的澄空。

我跟那由多停下腳步,雛還回過頭來,我就只能點點頭,送上作為兄長最溫暖的笑容。有村前輩跟我們對望了一眼,從他的眼中能看到真誠的承諾。雛在他的身邊的話,一定會過得幸福的。

「愛哭的人魚小姐,過來吧。」

……她不是人魚,是我最珍重的公主殿下。
真正的人魚,就只有我而已。

——請留在我的身邊。

可是我就連跑向她這件事,都做不到。
因為,我就只是不良於行的人魚啊。

——不想成為泡沫、不想被妳忘記!!
彷彿有雙手死命地捏住我的脖子,讓我無法呼吸,叫不出她的名字。

「……悠、翔?」
那由多似乎察覺到我的異樣,別過頭來窺看我的神情。
……真是的。在妹妹出嫁的大日子,我怎能讓弟弟擔心我呢。把所有感受推往冰冷的深海,嘴角像掛着千斤重擔,但我仍舊勾起一貫的笑容。

「嗯?啊啊、沒事哦。只是今天雛太美了,有點恍神。」

我把視線移去美麗動人的新娘上,她的雙瞳映着的就只有新郎一人。深情款款的眼神、純白無垢的嫁衣、纖細嬌柔的身姿,一切都來得太過耀目,讓我消失在她的光芒之中。

「嗯。我也、這麼覺得。」
那由多微微一笑,但實際是很高興吧。
「雛很漂亮。就像幸福的、公主。」

啊,對喔。
公主與王子交換過誓約之吻,握住彼此的手,從此以後幸福快樂地生活下去。

請務必要過得比任何人都來得幸福……
無法成聲的話語化成泡沫,消失在一絲𥌓光都見不到的海底。


再會了,我的公主殿下。


End.

评论(4)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