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念與回憶,到最後亦會於日常綻放、散落,消失於浮光掠影之中。

。極低產,與其說更新慢倒不如根本是隨心所欲地寫文章
。最近沉迷乙女遊戲一發不可收拾
。拒腐,完完全全的NL黨(會自動避雷請放心

。重度VOCALOID廚,主冰蔥/蕉橘,但基本上是個博愛黨,簡單來說就是ALL ALL(什麼鬼
。月歌是雪推,主食同月,始雪本命

。畫畫以及Cos方面現在放在QQ,歡迎私訊聊天加好友

《笹舟》章五*始雪/連載

上一章:

食用說明:
#主線始雪,單數同月NL
#大正paro

***
《笹舟》第五章 * 文/小钥

燈火搖曳,映着佳人相依的身影。若有微風一吹,落在他倆身上的影子隨即晃動,就連心亦同。花園雪任憑丈夫用指腹擦拭着她的手背,等待丈夫的回應。她稍稍抬起頭,仰望着他烏黑的碎髮與照在高挺鼻樑上的光。

她雖然明白始的擔憂,但她有着由血緣賦予的、根深蒂固的存在意義。花園歷代都是替睦月家進行諜報和暗殺任務的家系,就算在這代並未有男嗣,雪作為女兒家也必須繼承這份傳統。

雪還記得,母親在床榻上的彌留之際,再三叮囑她作為花園家的人,不論世間如何改變,唯獨花園對睦月的忠誠會如同宅邸裡的櫻樹一樣,從亘古至今仍屹立不倒,永遠守護着這個家。雪那時還七歲不到,但早已了解母親這番說話的意義。

因為對她來說,始兄長是父母以外最重要的人。

在她們兩母女投靠睦月家的幾年裡,花園雪跟睦月始度過了這般如夢似幻的時光。為了那個人、為了那些往昔,她對履行花園家的使命並無半點怨言。

時間搖籃把日出之國輕輕一晃就到了大正年間。
雪的母親死後,父親便在三年內把公務處理好,到睦月家接她回去。自此,她再未見過睦月始。這段日子她除了學習作為聯姻籌碼所需的雅道與技藝,還每天來到道場隨父親訓練。雖然武藝總不及男人出色,但用在防身已經卓卓有餘了。

當自己父親因粗勞過度離世不滿一個月,作為睦月家嫡子近侍的彌生春出現在花園家家門前。那意味着她無憂無慮的大小姐生活告一段落,把自己接下來的人生全部奉獻給睦月家。她早已接受這事實,對皺起眉頭的彌生春淡然一笑。

只有會成為睦月夫人這件事,雪是從未想到的。
她從不敢妄想自己能跟從小仰慕的始能攀上關係。即使她也擁有着那份貴族血統,但因利益關係而跟睦月結交的家族中會有比她更適合的人選,何況她肩負花園傳統的這份重任在身。因此只能遠觀睦月始,她就心滿意足了。

在睦月始的成人式上她可以再見他一面,也只因為彌生春的刻意安排。就此雪對他的多管閒事感到不快,畢竟她已經認定了此生不會再與心上人有任何交集,本來花園家就是在暗處輔助睦月清理所有障礙的家系,在十多年前的相遇本是錯誤。

然而,睦月始把她留了下來,還在那腥紅的晚上結束後跑來房間問她,願不願意成為他的妻子。

在那個當下,花園雪婉拒了他。
因為自知不應是她,睦月始的妻子絕不應是花園雪。
至今他仍一定不知道吧,表面上作為遠房親戚的花園家,正是代替睦月家親手處理污穢齷齪之事的家族。

可是在始的堅持下,就連家主也答允了這場婚事。結果她還是穿上了白無垢,半是喜悅半是懊惱的下嫁給睦月始。那時候她在心中對已仙遊的父親宣誓,即使身份不同,她亦將會窮盡一生為睦月效命。

雪曉得睦月始不懂表達愛意,同時每天都忙於公務,只能把她放在最安全的位置。但她也知道始理解她的想法,以至他們處於如此僵局。

「我說呢,不必擔心的。」
她依偎在始的懷裡,輕聲細語:「再者,現在我什麼都沒辦法做。」

睦月始凝視着心愛的妻子,嘆一口氣,說:「我就是怕妳逞強過頭了。」

雪垂下眼簾搖搖頭,睫毛如同蝴蝶振翅般輕顫,柔順的髮絲摩擦在衣料上,窸窸窣窣。細聽着丈夫的心跳,她纖幼的手指緩緩回握着那寬厚的手,沉默不語。

良久,她睜開了眼,看着窗外的新綠點綴枝椏,道:「又將來到櫻花盛開的季節了。」

「啊啊……答應過妳的事,我記得。」

「是嗎。」花園雪淡淡一笑,雙瞳履上陰影。「可是很多事,我都不記得了。」

始理所當然地知道雪是指哪件事,然而他絕對不會再次提起。無論是他,是彌生春,還是京都霜月家的家主和那位少女,都堅守着誓約,把這段往事沉在時間的洪流之底。

「記不起來的話,就不是重要的事。」

真的是那樣嗎?
把這個提問稍稍地咽下,一切都不及他的想法重要。花園雪雖然有點遺憾,但畢竟多年來她也未能找到答案,亦不急於一時。對她而言,把那件往事遺忘是她跟睦月始的一次離別,這個契機讓他們的關係與態度都完全改變。

花園雪溫馴地點點頭,伸出手拾起她剛才在閱讀的書籍,抽出一張薄薄的書籤。這張書籤看起來完全不像是睦月家會用到的類型,反像小孩子嬉鬧之下完成的勞作。光是那張紙就裁得不夠方正,薄紙押上了兩三朵紫苑後糊上了漿。即使如此,那仍是她心中的寶物。

而她跟睦月始的第一次分離,是在她十歲那年父親接她回家的時候。一切來得太突然,令兩個孩子都措手不及,連道別的話語都落在沉默的湖底。

「明天我就要回舊居囉。」

他們一如既往相約於傍晚嬉戲,斜陽和紅楓把庭園映得一遍柿朱,卻有秋風颼颼,帶點淒冷。年幼的雪手中握着葉舟,久久未放於池中。大概是有點不捨吧,唯獨想把今天睦月始摺給她的葉舟收藏起來。

始有點愕然,但還是故作平靜地問道:「……怎麼一回事?」

「父親大人辦事回來了,明早便會來到拜訪舅母大人,然後一起乘中午的火車回去。」

「這樣啊……」

「所以,大概吃過明天的早餐就要啟程了。」雪垂下眼睛,心中溢出一點落寞。這次一別,大概很難會再見到始兄長了。但她也明白,自己姓氏的意義。花園雪勾出一抹微笑,凝視着始的眼睛:「謝謝始兄長這六年來的照顧,今後要多保重。」

睦月始默默地握住雪的小手,她的眸子仍舊與名字一樣純粹,使人捨不得讓她離開。然而,他卻先放開了那雙柔軟的手。

「請妳……等我。」

始留下了一句話,便急步轉身,消失在庭園某處,遺下花園雪一人獨自把葉舟輕輕放在湖面,讓它隨着浪濤飄泊而去。

翌日,花園雪清早就跟父親會合,一同與睦月家主享用早餐便準備離開。餐桌上未見睦月始的身影,使雪不禁失望之情浮在臉上。家主見狀,莞薾一笑:「小雪,舅母任何時候都歡迎妳來睦月家遊玩。」

「謝、謝謝舅母大人。」雪俯身對家主行土下座禮,有點難堪:「但這幾年來小女子已經為睦月家帶來很多麻煩,不能再為舅母添亂了。」

「呵呵,妳和春能成為我兒的玩伴,舅母不知道有多高興呢。」
家主眯起眼睛,讓人看不出她心裡在盤算着什麼:「總而言之,日後有困難就來投靠睦月家吧。」

「萬分感激。」
未見她的表情,只傳來一聲嗚咽。

用餐完畢,花園父女即將啟程,老女僕把行李送到花園家的侍從手上,便恭送二人離開。在關上大門前,雪放眼睦月家,每個角落都渲染着自己與始兄長的回憶。四季流轉的亭園裡,大概唯獨情意從未改變。

從遠處漸近的是木屐敲在石路上的聲音,急速且焦躁。睦月始跨着大步走近花園兩父女,額上滲出薄汗,微微喘着氣。即使他久經鍛鍊,但步伐仍敵不過成人的速度。

他走到二人面前,先向舅父點頭行禮,再把手中物輕輕放在雪的掌中。那是一張薄薄的書籤,要說是書籤也頗為牽強。作為花材的紫苑還未夠乾燥,使得紙張有點皺皺的。而製作它的那雙手,亦不多不少添了些細細的傷痕。

「始兄長……」
花園雪怔然看着手心的書籤,還有始的手,眼眶快要溢出淚水。睦月始見狀,放鬆下來露出一個淡笑,勾起她的小指。

「拉勾立誓。」

「約定無論我們的未來如何。」
他的笑容彷彿會融化在睦月家之中,目光輕柔得像冬日緩緩降下的細雪,卻比紫苑的顏色來得深邃。

「匆相忘。」

零落的瓣花,敵不過涼風吹拂,隨風飄舞到千里之外,不見影蹤。但用歲月來栽種的思念,雖未能窺探,卻植根於人心之中。

花園雪凝視着經已泛黃的書籤,在睦月始的懷中吞下一口嘆息。她深知要是找不回那件事的真相,他們便無法與昔日的對方重逢。

總有一天,她會再次前往京都。

去找天童院椿。


-待續-



始さん在動畫的ED曲〈initium ~始告氷輪~〉裡,給了我很多想法……我個人是很喜歡以下這段:

「ひぃらひらと舞い散るは雪の花
ひぃらひらと心に降り積もる
ひとひらの華めく紫宛が
あなたを連れ去っていく」

紫苑的花語啊……「追憶」,以及


「あなたを忘れない」


時隔一年的更文,久等了十分抱歉。
主要是有部分內容大綱我猶豫了很久……接下來大概會順利一點吧。
這次依舊是時間線穿插交錯得亂七八糟的一章……基本上是希望沿用章二提及過的風格就是。
接下來也請多指教。

评论(2)
热度(9)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