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鳥若啼。

思念與回憶,到最後亦會於日常綻放、散落,消失於浮光掠影之中。

〈影〉*鏡司書/短完

#創作女司書,鏡花+司書,鏡司書風味
(我想堅決主張他們之間不是愛情x
←前文的本篇時間點(四年前),也就是館內首位司書的故事
# ↑當作獨立短篇來看也沒問題↑
#私設有,腦洞很大,盡力迴避OOC


#以上沒問題的話才往下翻,拜託了





文/鑰


「我踩住了妳的影子。」

夏日的黃昏,鏡花先生凝視着司書的眼睛,落下了話語。


這麼回想起來,鏡花先生才有點懷念那個夏天,來到帝國圖書館的第一個夏天。

踏入鬼月,怪談會便是放在日程的事了,小泉八雲老師早在兩星期前整理好新收集到的怪談,還拜託司書幫忙印刷成一疊疊厚得像講義的小冊,好讓聽眾在怪談會結束後回味。

提到怪談,又不得不提鏡花老師,他以奇幻文學聞名,引人入勝的故事讓讀者沉迷。而當中,妖魔鬼怪都是重要的角色,拉扯讀者溺在那一瞬之夢中。

正因如此,八雲老師很早便跟鏡花老師提起過怪談會的事,得到館長許可後,每逢星期五,由「雙泉」主辦的怪談會在晚餐後於中庭的涼亭舉行。

這種盛夏,鏡花先生換上了輕便的綿絽和服,躍兔在撫子紅的櫻紋上栩栩如生,雖然花色有點不合季節,但鏡花先生特別喜歡這件兔子圖案的淡色和服,在沒安排潛書的閒日便會穿着這件走動。

躲過了日光猛烈的正午,趁在太陽完全沒入西山之前,鏡花先生到了中庭走走。他本來就喜歡散步,可是生前對於各種生物的恐懼使他無法享受這種樂趣,但現在至少在圖書館裡,他還是能好好地散步。雖然川端老師的來臨曾一度讓他幾乎無法離開房間。

繞過池塘,能看到在田地那邊剛熟的西瓜掛在竹棚上,相信過幾天在食堂又會上演一場西瓜爭奪戰。但這種事與鏡花先生無關,他的目光移到宿舍外牆上,在誰的房間外一朵朵夕顏依附着窗台盛開。

躲在雪白的花瓣後的是一雙墨黑的眼睛。

琉璃般透徹的眸子就這樣沉默地注視着窗後的女性,彷彿在黃昏遇上了非人的妖女,怔然不動。
只不過是那個當下,司書整理文件後稍作休息,靠在窗邊盯住遠方的雲彩而已。片刻司書小姐也留意到某人的目光,淺淺地勾起了嘴角,推開窗搖搖手。

「鏡花先生。」

「黃昏的景色相當美麗,司書小姐來一起散步嗎?」
鏡花先生一向擔任司書的助手,但自從八月起,司書為了讓他有空處理怪談會的事情,便請了其他文豪幫忙,最近能相處的機會實在少之又少。

「好。」
司書靜靜頷首,垂下眼簾笑了。

天氣炎熱的關係,她把襯衣衣袖卷起來,露出了嫩白的手臂,而那雙纖弱的手抽起墨綠色的制服長裙,下一秒簡直殺鏡花先生一個措手不及。
揚起了縫上蕾絲的白襯裙,就像突然綻放的夕顏花,在落日之下染上了赭紅與藤黃。套上皮鞋的輕巧雙足以窗框為踏腳石,跳過窗台落在中庭的草地上。

「等等……!司書小姐、真是的!」
鏡花先生愣了一下,然後氣急敗壞地對司書說教:「妳怎可以把窗口當成出入的地方呢,這樣何成體統!請妳好好地從門口離開穿過走廊過來好嗎?還有妳這麼一位女性,得在男人面前檢點一點——」

「行行行、我知道了,很清楚明白了。」
面對鏡花先生的嘮叨,司書已習慣如何糊弄過去。司書曾為這件事私下跟秋聲老師相談,秋聲老師無可奈何地告訴司書要麼直接低頭投降、要麼就當耳邊風就好了。

什麼在男人面前要檢點——
現在已不是需要看男人臉色才能生存的年代了。

雖然館內一些文豪已經適應了所謂的「現代」生活,某些喜歡取材的文豪更能把電子器材的鍵盤當琴鍵般熟稔操作。但大部分文豪仍然維持着百年前的那一套,不論是生活方式,或是待人處事都依舊。

圖書館內的時間如同停滯,可是對於人類來說,身旁近乎靜止的時光才提醒了他們,光陰正加速流逝。

司書彎下腰輕撥一下裙襬,抬起頭對鏡花先生露出了天真爛漫的笑容。夕日之下,她的莞薾模糊不清,倒是一道金光勾出了姣好的輪廓。

「鏡花先生,你踩住了我的影子。」

鏡花先生聽見,猛然退後了幾步。

昨晚的怪談會,才剛好提到了影子被踩住了的故事。
雖然自古以來已經流傳着踩影子遊戲,但八雲老師提到了被壓住影子便會無法彈動,更可怕的情況便是附在影子的魂魄無法收回來,人就奄奄一息了。深信靈異之說的鏡花先生,自然對此百倍留神。

「被先生踩到了影子,所以現在當鬼的是我嗎?」

「請不要開玩笑了,司書小姐。」

鏡花先生皺着眉,秀氣的臉龐微微泛紅。他幼年也跟小伙伴玩過踩影子遊戲,當然知曉規則。要抓住司書小姐,或是躲開她,兩者他也從未想過。

司書嗤嗤發笑,邁開步伐走到鏡花先生跟前,在二人的身影沒入夜色前,悄然度過短暫的漫步時間。


這麼一想,那個夏天已搖手遠去。

那個平凡的黃昏,藏在兩年前的某一天,現在回想起來有點特別。雖然鏡花先生度過的日子,遠比他轉生後的年輕外表想到的長得要多,但那天看到的夕顏,比以往見過的都要純潔無瑕,就顯得不一樣。

「司書小姐,我踩住妳的影子了。」
鏡花先生勾起一抹微笑,等待着司書的回應。而他面前那個瘦弱的女孩子,無可奈何地也報他一個笑容。

「先生想玩踩影子的遊戲嗎?」

蒼白的唇瓣抖出了話語,她伏下眼簾,躲避鏡花先生的目光。
自年頭開始,司書一直勤於安排潛書的工作,以完全淨化所有有礙書為目標。她經已很久沒好好地跟任何文豪對話,而各位文豪們亦留意到她的變化,不作一聲,只有森老師會定期提醒她要好好休息。

鏡花先生作為自己的助手,就算她如何隱瞞,大概或多或少也察覺得到。仍舊是他所懼怕的微小物質,用鍊金術也無法除掉的惡鬼,侵蝕了她的所有。因此司書小姐選擇沉默。

「我嗎。」
琉璃色的眼眸掠過一瞬的陰影,那影子烙印在瞳孔中,溶進了深不見底的幻夢。

「大概只想踩踩看吧。」


我踩在妳的影子上了。


所以請妳,

就請妳,




不要離開。





-終-





後記
又在冬天寫夏天的故事了(爆
這是一個「本來就不是人」的鏡花先生、還有「被踩住了影子」的司書小姐,兩位之間的故事。
踩影子遊戲在日本那邊叫「影踏み鬼」,總之就是一個孩子當鬼役,其他孩子作為人類要躲鬼,被鬼踩到影子就換他當鬼役那樣。
我小時候沒玩過就是了……(。

朝顏和夕顏大概是我最喜歡的兩種花了。

评论(2)
热度(18)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