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鳥若啼。

思念與回憶,到最後亦會於日常綻放、散落,消失於浮光掠影之中。

〈春庭〉短篇兩則

#短篇兩則
#鏡花+女司書,外人+司書,詳看內文標題
#比起短篇,是片段
#私設有



-鏡花+司書

「故鄉……現在也是這般春意盎然吧。」

自司書小姐每季都改裝司書室來,終於在新一年的春季連中庭也不放過,一改,就改成了富有金澤風味的庭景。

「司書小姐到過金澤嗎?」

「不……我只在照片上見過。有機會的話,我也想到先生的故鄉看看。」

我放下文件,看着層層粉櫻落在塘鏡之上,碧波蕩漾,心亦隨之惆悵。百年後,景物還否依舊?

「說起來,我從來都不知道司書小姐的童年在哪兒生活呢。」

「像我這種人哪來什麼故鄉。」
司書小姐輕輕莞薾,與我一同望向滿庭春色。

「哪兒有着如此美麗的景色,哪兒就是我的故鄉。」


———————————————————


-館外人士+司書


——歡迎來到,帝國圖書館。

第一次知道帝國圖書館,並不是因為它承載了整個國家的知識與歷史,而是在中庭傳到館外的琴音。

圖書館的中庭與本館有一段距離,雖然圍繞着紅磚牆與一些應是辦公用的建築物,但在下午茶的時間,路過此處總會聽到誰在裡面用手指輕輕敲響琴鍵。

於是在某天,我偷偷地溜了進去。

圖書館的中庭不但有池塘與涼亭,甚至開發了連農田。帝國圖書館的內部環境比相像中更加廣闊,在春櫻點綴下頗有詩意,於此處閱讀還可享受微風與啼鳥的伴奏。

某處飄來料理和米飯的香氣,真沒想到這裡居然連食堂都有,能在這裡工作還真是萬幸。我回過神來,卻發現在被景觀引開注意時,那段美妙旋律經已消逝。我正想邁步尋找演奏鋼琴的那個人,就馬上被叫住了。

「不好意思,職員以外的人士不能進入此處。」

我轉身一看,一位穿着制服的年輕女子難堪地露出了笑容。

「抱歉,我沒留意到這裡是不可進入的範圍……」

「不、沒關係的。」
她笑了笑,並帶領我離開這裡。雖然有點遺憾,但本來犯錯的人就是我。這位女孩是館內一位司書,她抿抿雙唇,問我想要找什麼書。

「恕我冒昧……剛剛彈奏鋼琴的是小姐妳嗎?」

「是的。」
司書小姐頓了頓,嘴角仍保持那個笑容,眼眸卻表明了別踏進深不見底的秘密。可是現在都已經踩界了,再多問一句也不見得會有什麼改變。

「請問妳一直演奏的曲子,叫什麼名字?」

「——。」

司書小姐的眸子在一瞬失去了光彩,冰冷得把我推進了深淵,而在轉眼間又溢出了悲傷、苦惱和憐嘆。她精緻的小臉仍舊保持着待人接物的有禮表情,而那雙眼睛在最後只剩下了溫柔。


「〈文豪與鍊金術士〉。」



———————————————————

後記
諸君,我喜歡春天(。
這兩段其實基本上都是磨了幾個月還是磨不成文章的東西,一直放置着太可惜了,就這樣發佈也好吧。

评论
热度(8)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