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鳥若啼。

思念與回憶,到最後亦會於日常綻放、散落,消失於浮光掠影之中。

〈航行〉*蕉橘/短完

Afterglow社的鏡音雙子十週年小說本《Episode》的參本文,解禁了就放出來啦。

假裝自己有在寫文章(欸
最近又讀了一次《銀河鐵道之夜》,再一次向宮澤賢治先生致敬。



〈航行〉 文/鑰


眾多的祈禱讓我們肩負了星辰。

我們一直在夜間航行。
車窗外沒有景色,就只有讓人窒息的漆黑。風聲颼颼掠過耳旁,還有鐵輪壓踏在軌道的沉穩緩緩作響。微微晃動的車廂使我倆並肩,衣角窸窸窣窣地打招呼。

我忘了我是在什麼時候上了車,也記不起鈴在何時坐到我身旁的,在我察覺到的時候,我們經已一起渡過了數年。列車上的乘客多數都保持沉默,就連我和鈴之間亦甚少交談,只有在攘往熙来之間,我們悄悄落下了話語。

「你希望在哪兒下車?」

我們第一次對話,提到了未來。
她輕描淡寫得像不把目的地放在眼內,但實際上我亦沒想過這方面的事。

「……不知道呢。」
我衝她苦笑一下,她也露出了無奈的笑容。大概鈴跟我一樣,還未找到路標。

所有乘客都是不知不覺間上了這列火車,我們互相稱之為「星航者」。原因很簡單,就是因為我們肩上都背起了一個沉重大布包,裡面全是閃閃發亮的星星,寄託着各人的種種願望。只要越接近星辰所期望的地點,它就會發出越耀眼的光芒。

很諷刺的是,星航者本身並非星星,亦不會發光。

車廂之中,言詞只顯得蒼白無力,因此我們都省略了話語,用雙眼觀察。
一些乘客會在中途下車,應該是找到了能閃耀的場所吧。但有些乘客則推開了車窗,把背包中所有小星星倒進深不見底的黑夜,最後還投身其中。仍留在列車上的我們,就只是遲疑着、迷茫着,尋找屬於自己的選擇。

說實話,無論如何決定,我都沒信心能得到幸福。實現許願者施加在我們身上的願望,還是把一切丟棄、成為自由自在的流星,這都令我十分害怕。於是我蜷縮抱膝,感受着涼風沖刷穿透我的身體漸漸流失,我們漫無目的任由時光流逝,既無法達成誰的願望,也無法成為宇宙的繁星之一。我的倒影在昏黃燈光中依稀繪畫在車窗上,彷彿從來沒有於世上存在過。

驀然,鈴的眼角滑落一滴淚珠。

「我希望,為他人帶來星光。」

空洞的眼眸中,蕩漾着整個宇宙的安寧與虛無。

「可是我無法違逆本心,體內一直有股衝動叫喊着,讓我把背包中的星星全都捨棄就好,我們沒必要為他們放棄自由。」

從柔軟臉頰滑落的淚水,是最耀目的星屑。

「於是我們仍然繼續航行。」
我衝她無奈一笑,沒有為她遞上手帕,讓那抹流星停留在她的臉上。鈴像是明白我的心情般回我一個苦笑,抓緊了背包的肩帶。

我們既不能為人帶來光芒,亦不能成為光芒本身。

或許還得再花數年才找到,或許會待在這列車直到滿頭班白,在沒有白晝的鐵道上,我們依然期待着某天能找到遺失在黑夜之中的路標。


-全文完-

评论
热度(23)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