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鳥若啼。

思念與回憶,到最後亦會於日常綻放、散落,消失於浮光掠影之中。

我們還在讀高中的記憶意外地鮮明。
當時在歸家的路上,我仔細聽着妳提起存在主義的理論,還一起談到如何在世上留下自己曾經活着的證明。

拼命地寫作!拼命地繪畫!
總會有這麼一點留下來的。在我的記憶裡,在妳的記憶裡,在這個瞬息萬變的世界裡。

一定會有思念留下來的。

评论
热度(1)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