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念與回憶,到最後亦會於日常綻放、散落,消失於浮光掠影之中。

。極低產,與其說更新慢倒不如根本是隨心所欲地寫文章
。最近沉迷乙女遊戲一發不可收拾
。拒腐,完完全全的NL黨(會自動避雷請放心

。重度VOCALOID廚,主冰蔥/蕉橘,但基本上是個博愛黨,簡單來說就是ALL ALL(什麼鬼
。月歌是雪推,主食同月,始雪本命

。畫畫以及Cos方面現在放在QQ,歡迎私訊聊天加好友

《泡沫》* 蕉橘/短完

《泡沫》 文*小钥

一但說出口,便會支離破碎。


00
那天,我遇上了海的女兒。

她的一生就被那片倒影束縛着。她的靈魂不住的呼求着他,刻劃上鮮豔的色彩。
僅僅是一朵花、一块歌,她都敢愛敢恨。
她為一地碎琉璃而哭,她為一首詩而笑。

也許只有那個人,她愛得最深沉,愛得就連碰亦不敢。



01
第一次跟鈴交談,是在落櫻如雨的季節。
她穿着藏青色的水手服,跟眸子相映成襯。一頭漂亮的金髮隨着微風舞動,揚起的裙襬下是纖幼的嫩白雙足。
「你好。」
鏡音鈴對我頷首而笑,她柔情似水的目光和嗓音奪去了我全部的注意力。

她美,美得讓人目不轉睛。
彷彿這個世界並不適合她,她的世界也不在這兒。
那樣的大和撫子一直活在過往,活在停頓的時間裡。

「啊……妳好。」我痴痴呆呆地凝視着她,良久才回過神來。

「你是鄰座的水户同學吧?我只大概記得姓氏而已,假若無誤的話昨天我們在二年三班見過囉。」

「嗯,是的。」實在不知道該說什麼好,畢竟昨天我完全沒留意到這個女孩坐在我前面。
「很抱歉,倒是我忘記了妳的名字。」

「哦,這沒關係呀。」她搖搖頭,輕快地回答:「我叫鏡音鈴,鈴鐺的鈴喔。」

「鏡音……真特別的姓氏呢。」我在心裡反覆地唸着她的姓名,卻沒料到這名字和這個人深刻地烙在我心頭上。

「是的,大家也這麼說。」她喜滋滋地笑了,對這個姓氏十分自豪似的:「水户同學有什麼興趣呢?」

「啊,大概就是看看書吧。」
老實說我沒有什麼興趣,身為回家社的一員跟普通男生一樣看點小說漫畫殺時間。

誰知她聽到我的回應後雙眸閃爍着光芒。
「我也是!我特別喜歡泉鏡花先生的作品呢。」鈴雀躍地望向我,臉頰亦因激動而微微泛紅,「水户同學喜歡哪個作家呢?」

「嘛、我什麼書也有看啦……硬要說的話,我挺喜歡夏目漱石的書。」

「夏目先生的作品嗎?令我最難忘的是《心》吧,我很喜歡裡面的老師。水户同學怎麼看——」

但小巧的手機突然響起短信通知,她的目光稍掠過屏幕後變得暗淡。
「抱歉,我先回覆一下。」

會是誰令花兒黯然失色呢?

鈴再次抬起頭時,那片陰霾已經消失無踪。
很可惜我們在此時抵達校園,沒能繼續剛才的對話。她跑到自己的鞋櫃換上自己的室內鞋,消失在校園的轉角。
我知道待會兒又會碰到她,所以也沒覺得太可惜,換了鞋子就回課室去了。



02
首次對話的經過實在令我念念不忘。
要說愛上了她的話,倒不如說我喜歡她的憂鬱。

櫻花之美,不在於色,不在於形。
她美,美得短暫,美得來不及欣賞就凋零。
那種短暫跟曇花不一樣,一小撮的花兒隨風落地,落下的是遍地婉惜。

鏡音鈴,就是這麼的一個女子。

她的眼角總是帶着一絲若有若無的愁。遠處看着只會覺得她是慵懶的女孩,但仔細一看,就會發現那並非怠惰而是憂鬱。

我很少看到鏡音鈴跟同班同學對話,即使她很和善有禮,卻給人一種拒人千里的感覺。她跟同學保持着必要的溝通,但通常她安安靜靜的坐在位子上,發着獨自一人的白日夢。

由於我倆坐在附近,於是空閒的時候總是天南地北都聊一頓。她平常不怎麼健談,只會愛理不理的附和着,但說到她有興趣的話題,鏡音鈴的話就變得滔滔不絕。

「我啊,希望成為新娘呢。」
午飯時間,鏡音鈴突然冒了個奇怪的念頭。她凝望着窗外的景色,眼中像是什麼都沒在看,卻又把一切都盡收眼底。

我倒是嚇得差點把飯菜噴出來,強呑下去後就嗆到了。她忍着笑意,說了句抱歉。

「小時候看到新娘子穿着漂亮的純白衣裝走向另一半,就一直很羨慕了。還會拿着手帕披在頭上扮家家酒,然後有個誰來迎接我呢。」
她把便當晾在一旁,依舊望着街景:「真想當新娘啊……」

真沒想到她會有這麼單純的願望,我看着她趴到桌上把玩鉛筆,才發現鈴的眼角帶着一滴淚光。
她渴望着的新郎又是誰呢?

可是我什麼都沒有問。
「嗨,妳倒是給我吃點東西。」我敲敲她沒動過的飯盒,提醒她要起筷。

「謝謝。」她笑了笑,打開了飯盒的蓋子。



03
不經意間,我成了她身邊親近的存在。
同學們都戲弄我們是班裡的小情侶,而我卻知道鈴另有心上人。

她常常對着手機露出愁容,等待着哪個人的消息,但貌似她的苦苦單思老是沒得到慰藉。
偶爾問她到底發生什麼事了,鈴總是搖搖頭,微微一笑。

有一天,我倆結伴去了看海。
她說海的顏色很漂亮,是眸子的藍。
是她自己的,還是另有其人呢?
我不去深究那是誰的眸子,隨意咐和着。

「你認為人魚公主的願望是什麼呢?」一如既往地鏡音鈴說着令人摸不着頭腦的話,楚楚可憐地笑了。始起彼落的浪花拍打她的心頭。

我不知道答案,同時也不想知道。

得不到回應的鈴在我耳邊呢喃着魅惑的話語:「是守住秘密唷,即使代價將會是化成泡沫。」

她的氣息搔癢着耳朵,一陣暗香使我不禁臉紅。鈴看着不好意思的我,淡淡一笑。
沒想到她也會有這麼妖嬈的表情,但那個笑容卻像是要把毒藥呑下的淒楚,到底是什麼令她要不惜一切地隱藏着呢。

「為什麼她不讓王子知道自己是人魚呢。」
當對上鈴的目光時,她怔然望着說出妄語的我:「一定會有兩邊都幸福快樂的結局的,倒上性命去愛值得嗎?」

「要是這麼理想的話,那世上就沒有令人難過的事吧。」她仰天苦笑,那抹笑容是我解讀不了的寂寞。
「她不惜失去聲音,強忍每踏一步的疼痛,也只想靜靜地留在王子身邊而已。」

「於是她默默看着王子跟一個冒認自己救了王子的村姑結婚,最後還藏起殺掉王子的利刃,孤獨地化成泡沫消失。」

故事的結局,是童話裡罕有的悲劇。
鏡音鈴睜大眼睛,詫異地看着我。不知道是不是我說錯了什麼,她的雙眸噙着淚水。
我再次反問她:「為什麼不用盡辦法讓王子知道真相呢?」

她沉默下來,沒回我半句話。
我陪着她聽浪淘聲,讓她閒着好好地思考我的問題。
初夏的沙灘沒大多的訪客,白雲隨心所欲地在澄明的藍天飄蕩着。
波光粼粼,說不定大海當中或多或少是人魚公主的眼淚。



04
她的嗓音,是塞壬的魅惑之歌。

這裡是沿海的城市,學校也能看到一望無際的汪洋。鏡音鈴經常看着漂亮的大海,唱着不知名的童謠。

我們常常在放學後和假日到海邊散步,而她總會悄悄的牽起我的手,假裝什麼也沒發生的哼歌。
對於此舉,總是令我的心有如小鹿亂撞,不由得變得緊張。

她的態度曖昧模糊,從來都不會說出什麼「喜歡」之類的話,雙眸亦不曾露出熾熱的光芒。
我隱隱約約的明白,她眼中的看到的我,是另一個人。

我只不過是那個人的替代品。

然而我還一直逃避這個事實,沉溺在她溫柔的歌聲裡。


當我以為這個謊言能延續下去的時候,總是會有些出奇不意的事情打亂計劃好的藍圖。

正值暑假,她一如既往的邀請我來到海邊相聚。鏡音鈴穿着純白的及膝吊帶裙,牽起我的左手上帶着藍白交織的手繩。
「為什麼越是平滑的東西就越能映照出物件呢?」鈴凝視着手機的螢幕,映出了她的臉容。

「好像是科學原理吧?我也不太清楚。」

「這樣啊……」她沉默下來,思考着什麼有的沒的。

突然,一個短訊打擾了她的思緒。鈴睜大雙眸看着寥寥數字,內容大概是平凡不過的問候。但她卻激動無比,手機無聲地掉落在沙堆上。
鏡音鈴猛然回頭,看到一個背向陽光的身影,靜靜地站在燈塔下。
她遺忘了落在沙堆中的手機,撿起鞋子後想也不想便跑了過去。

就此,鬆開了我的手。



05
這場愛戀是一場暴風雨,她的靈魂在嘶吼的同時烈風把心頭之物刮空。雨停了,卻成了一片狼藉。
而我,只能無言地看着這一切,藏起自己的感情。

自從意外看到了她心上人的容貌後,我就沒辦法正視鏡音鈴的臉,因此我再沒應邀到沙灘聊天。

直到她來電,又好氣又好笑的說着「難道你不打算把手機還給我嗎」,才鼓起勇氣跟她見面。

海天一色,這個小鎮最引以為傲的就是這片藍。深深淺淺,就像一不小心把水彩潑灑在此。
燈塔之下,鈴仰望着天空,與風景融為一體。為了不破壞這般美景,我拖慢了步伐走到她的身邊。

「你看見了。」
鈴回眸一笑,吐出的話語卻令我心裡一沉。

是的,那天我看見了她所跑向的身影,那男子的容貌令人難忘。
在陽光下照得發亮的金髮,藏着深海的眸子,以及跟鏡音鈴一模一樣的臉。

不知道他是鈴的什麼人,但憑着直覺我很清楚鈴傾心於他,而那份感情卻成了禁忌。
我從口袋中掏出手機遞給她,鈴珍而重之的接過,指尖輕撫着屏幕。

「還是換成磨砂保護貼膜吧,我害怕反光裡會看見他。」
她微微一笑,心思飄到玻璃映照出來的某個人:「我終於知道為何鏡子以外的平滑物件也會有倒影了,原來是因為光的反射。」
那個人終究還是把答案告訴了她。

「可以告訴我有關他的事情嗎?作為……」
我對我倆之間的關係很疑惑,到底是情人,或只是她的知己。遲疑了一會,我終於啟齒:
「作為朋友,我想更了解妳。」

「我是他的克莉絲汀,是沒法離開他那沒有光的地下王國的。」她搖搖頭,道:「應該說,克莉絲汀是不會背叛魅影的,她不會離開那個黑暗卻夢幻的地方。」

「這……」

「她會為了魅影,而付上一切。」
鏡音鈴再沒有多加說明,揮揮手便回家去了。



06
最後一次看到鏡音鈴,是在我跟她第一次約會的海灘。

夕陽把整個世界染成橘紅,火燒雲燙着她的臉,就連她海藍的雙眼也變得紅彤彤的。
浪花拍打着她纖細的赤裸雙足,好像要把她溫柔地吞噬到大海裡。

「啊,水户同學。」瞄到我的她回頭露出令人沒法忘懷的笑容,向我伸出了手:「來這邊。」

剛才她的模樣就像個幻影,我深恐她會突然消失。我連忙脱下鞋子,走到她身邊緊緊牽着她的手。

「怎麼突然叫我出來?」我注視着她平靜的臉容,打破沉默。

「海風很舒服嘛。看着一望無際的大海,整個人就會很自然地忘記煩惱。」
她閉上雙眼,深深地吸一口氣:
「而且我也想見見你。」

「什麼啊……」

怎料她露出調皮的笑容,嘻嘻哈哈的說着:「你太溫柔了,這樣很容易被女孩子佔便宜的。」

「我才不是笨蛋。」

「嘿嘿。」鈴輕輕地撥了撥瀏海,挺落寞的說:「夏天快要結束了吧。」

看着她偽裝出來的笑容,我害怕她隨時會走上絕路。
「是的,我們也要快點做好暑期作業了。倒是妳,真的沒事嗎?」

「其實我……」她欲言又止,笑了笑說:
「謝謝關心啦,但我什麼事都沒有。」

鈴靜靜地看着夕陽緩緩消失於水平線上,一如既往地突然說些不着邊際的話:「好想玩躲貓貓喔,由初中開始就沒玩過呢。」

她繞到我的後方,視野瞬間被她修長的手指擋住了。
「水户同學由一數三十才來抓我喔,沙灘這麼空曠很難找地方躲起來嘛。記得千萬不要偷看!」

那個時候我真的笨死了,唯唯諾諾地答應了她,呆在原地大聲數了三十下。
回過頭,在沙灘裡已不見了她的踪影。
寧靜的海岸,只剩下浪花拍打着礁石的聲音,以及斜陽下隨之消失的泡沫。

直到天色漸暗,我再也找不着鏡音鈴。



00
從此之後,我再沒有見過她。

鏡音鈴把秘密告訴了王子嗎?還是回到了大海優悠暢泳呢?
不知為何我深信她為了保持緘默,選擇了在海面化成透明的泡沫一途。
我認識的人魚公主已經消失殆盡了,我的思慕亦隨之終結。

這是我年輕時遇上美人魚的故事,埋藏在夏日裡的秘密。


-終-

註:
1.塞壬:希臘神話中的海中女妖,半人半妖的怪物,以嫵媚的臉容和天籟之音吸引水手失神,航船觸礁沉沒。

2.克莉絲汀:《歌劇魅影》中的女主角克莉絲汀,受面具男魅影的教導下成為一流歌手,卻被魅影抓到劇院下的地下城。


後記

這裡小钥w 請多多指教。
故事是以水户同學這個角色去描寫出鈴這種飄忽不定的女孩子,以及她的愛戀。
(香蕉出場率這麼低存在感卻這麼大。
只要活在沒有光的地方,大概就不會怕看到倒影了吧。

评论(8)
热度(26)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