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念與回憶,到最後亦會於日常綻放、散落,消失於浮光掠影之中。

。極低產,與其說更新慢倒不如根本是隨心所欲地寫文章
。最近沉迷乙女遊戲一發不可收拾
。拒腐,完完全全的NL黨(會自動避雷請放心

。重度VOCALOID廚,主冰蔥/蕉橘,但基本上是個博愛黨,簡單來說就是ALL ALL(什麼鬼
。月歌是雪推,主食同月,始雪本命

。畫畫以及Cos方面現在放在QQ,歡迎私訊聊天加好友

《蒼》* 冰蔥/短完

《蒼》*文/小鑰


代替序言的碎碎唸: 

#MIKU視角
#靈感來自於兩首冰蔥曲,Re:nG的<ステイルメイト>和あいみ的<蒼い狭間>

 
 
 

#名字改動:
- KAITO——始人
- MIKU——初



00.
天空與海洋,兩者距離到底有多遠?


01.
說起仲夏,很多人會自然想起灼熱的陽光以及蔚藍的海岸。我也經常跑到沙灘去嬉戲,彷彿大海就是自己的家一樣。
認真地想想,這話倒沒什麼錯。由於父親是個燈塔守,每天引導海上航行的船隻。我自幼就隨父親生活在這沿海的小鎮裡,因此,我從小就跟那片水色結下不解之緣。

我是初,是海的女兒。
居住在岸邊的燈塔旁,整天與貝殼和魚兒作伴玩樂,並追逐着在遙遠的蒼穹上飄蕩的白雲,過着悠閒的生活。


02.
「始人呀,那個隔壁三家的大兒子呀,好像要回來了哦。」
始人回鎮的消息,是從雜貨店的婆婆口中聽到的。她祥和的笑容掀動了眼角上的皺紋,口中說的內容卻讓我心裡泛起一層漣漪。

這個小鎮裡沒什麼秘密,每一家的關係也很好,所以婆婆理所當然地知道始人,和我之間的事情。
「小初不期待嗎?」

「我嘛,也想看看他現在的樣子就是。」我點點頭,若有所思。
從小就相伴在身邊的始人曾是我仰慕的對象,他的眸子裡總是看着那片宇宙,視線落回我身上時彷彿摘過了星。

身為獨生女的我把比自己年長六歲的他當成兄長,總是緊隨他的步伐,聽他說出不同星座的故事。
即使他還要照顧一個剛出生的弟弟,但有空時一定會跑來燈塔旁的白色小屋,輕輕地敲着木門叫喚我。

「初,我們要不要去尋寶?」
跑過整個鎮的每一寸土地,聊過整個鎮的每一個怪譚,兩人牽着手一起隨着時光累積了大大小小的秘密。

每次他說着要成為航空員的理想,眼中總閃爍着無比燦爛的光芒。我很憧憬那樣的始人,卻從未了解追尋夢想背後的真正意義。
四年前,始人沒留下半句話就突然離開了這裡,自此之後也再沒有他的消息。

原來他的飛翔,是代表着離別。
那年,他二十二歲,我十六歲。


跟婆婆道別過後,我騎着單車準備回去燈塔把便當交給爸爸。
微風輕刮着我的臉頰,熟悉的花香在小徑飄揚,不知不覺間我繞了遠路,來到始人家的門前。

四年了,他家還是沒什麼改變。
木屋前還是長滿着各種花朵,雖然只有始人才有栽種植物的興趣,但伯父伯母卻在他離開後依舊悉心照料它們。
雖然始人很愛惜那些小花,但我每次到訪時他都會折下一朵茉莉,別在我的耳邊。
「白色跟妳很相襯。」始人總是露出柔和的笑容,撥過我的瀏海。

突然整個世界都覆蓋着他的話語,向我襲來。我本以為思慕早在四年前結束了,所有疑問和悔恨會隨着長大成人消失,但似乎停滯了的思念又開始蘇醒過來。
指尖拗下了一朵小小的茉莉,我學着往昔始人對我做的一樣輕輕地把白花夾在髮絲之間。

再不走就會錯過父親的午飯時間了,我確認了便當沒打翻後便急急忙忙地踩下踏板離開。此時,髮間的茉莉隨着微風吹走,消失在街道的盡頭。
啊啊……如果是始人替我別起來的話,就算整天跑跑跳跳也不會掉下來的。

不過在此刻才這樣想也毫無意義,回首一督,那抹清香落在呆然佇立在晴空之下的某個誰手中。
我來不及看清那個人的臉容,車輪就往下坡跑着跑着,奔到海岸的擁抱裡。


03.
昨天父親值了夜班,我趕緊梳洗了一下便煮好早飯迎接他回家。
雖然父親早已踏入六旬,但就是不肯放棄燈塔守就份工作。作為女兒只能盡可能分擔家務和收入,不讓他太辛勞。
待他睡着後,我緩緩走到岸邊。我最喜歡在清晨到海灘上散步,順便清醒頭腦。

這一週都天朗氣清,在晨光照耀下的潮騷閃閃生輝,波浪拍打着的聲音是最美妙的天然樂曲。
張開雙臂,就感受到那片碧色在迎接我的到訪。海風梳理着我隨便綁起來雙馬尾,還悄悄地親吻着我的肌膚。浪花沖刷着我的腳踝,輕柔地叫喚我的名字。
我的靈魂是屬於海洋的,每一下呼吸,都伴隨着大海的脈搏而顫動。

朝霧的痕跡在不知不覺間就散去了,廣闊無垠的天空溫柔地擁抱雲朵,海鷗在蒼藍上鳴叫。
不知道那隻飛鳥現今在何方呢?如果是他的話,一定什麼地方都去得到吧。

有些人有些事,果然是不能說要忘記就能把回憶消抹啊。還以為這四年來,我早已習慣了沒有他存在的平淡生活。
我淡淡一笑,回家準備今天要忙的事情。

「初。」

一轉身,映入眼簾的是一張懷念的臉容。
蒼色的短髮下是一雙清澈的眼睛,高挺的鼻子和兩片薄唇在棱角分明的輪廓上更顯得他氣宇軒昂。
熟悉,可是很陌生。
說不出哪裡不同,可是我明白一切都已經不一樣了。

「果然是初。」
他勾起嘴角,就連雙眸也充滿笑意。就連這個笑容,也跟往日無異。他仍舊是陽光灑落之處,令人感到無比溫暖。

他的身影映在我的雙眸上,烙印下深刻的痕跡。
「……始人。」
說的也是,雜貨店婆婆不久前才提過始人會回來,我是在驚訝些什麼呢?大概是我從沒想過所謂重遇是這副光景吧。
這一瞬,猶如一輩子。

我們一直凝視着對方,未敢移開視線,彷彿眨眼間那身影就會消失殆盡。
如果踏前一步,他是不是會就此融進青空之中?感到懼怕的我不禁往後退,涼快的海水提醒我這個現實是多麼殘酷。

始人卻察覺到我的慌張,大步跑來抓住我的手。他皺起眉頭,把我拉回沙灘上。
「為什麼要逃……?」
始人緊緊握着我的手腕,彷彿生怕我會做出什麼事:「妳會溺水的。」

啊……他是真的回來了呀,正站在我的眼前。被日光燒灼得熱烘烘的沙子刺着我的腳底,同時也點燃了我曾丟棄的青澀初戀。如同被仲夏的魔法魅惑,十六歲時冰冷的愛戀在二十歲的再遇之時瞬間變得熾熱。

我伸出手,指尖溜過他的眼窩、他的鼻樑、他的下唇。相隔四年,他的容貌變得更富男人味了。收回我的一時衝動,我低下頭道:
「始人,歡迎回來……」

「我回來了,初。」
寬大的手掌輕輕拍了拍我的頭,始人毫不介意我剛才的舉動,眼中流露出一如既往的憐惜。他並沒有放開牽着我的那隻手,並拉着我走出沙灘。
「先放下工作吧,今天就帶我到處逛逛。」

「但這裡什麼也沒有變呀。」

始人嗤嗤笑着,抬頭看着萬里無雲的晴空。
「是嗎?可是我覺得妳變得更成熟更漂亮了,現在都不會叫我『始人哥哥』啦。」

我尷尬地低下頭,看着被陽光照得刺眼的潔白裙襬。無數的話語化成令人難耐的沉默擋在我倆之間,一大一小的足跡靜靜地踏在小鎮的路上。


04.
在那些久遠的過去裡,我倆還是孩童時經常在夜間偷偷地跑出來觀星。無經琢磨的原鑽散落在漆黑的夜空中,好不漂亮。

「妳看,初!是仙女座!」始人往天上比畫着,拼命地指出星座的所在之處。
那時我還年少,根本分不清什麼恆星衛星,但為了不掃始人的興,總是糊裡糊塗的點頭。

「這個星座距離我們二百五十萬光年左右喔。」

「光年,那是指多久的時間啊?」
我晃晃頭,有點睏的靠在始人的臂膀上喃喃道:「那仙女座不就在我們死了很多很多年以後才會來到地球嗎?」

聽到這句話,始人噗哧一聲的笑了出來:「妳真是個小傻瓜,那不是時間而是量度距離的單位喔。」

「這樣呀。」我為自己的無知而頓了一頓,假裝毫不在乎的藏起了尷尬繼續問:「那麼光年有多遠?」

「嘛,一光年大概有九兆半公里左右吧。」他的手輕輕撫過我的頭,大概是察覺到我的羞怯吧,藍眸裡充滿憐惜。

可是到了現在,我才明白不論是時間還是長度,我們之間就算跨越多少年歲多少公里也是無法牽到手的。
不過在此刻才想起這些回憶也沒什麼用處,事到如今,我只想在他再度振翅翱翔之前好好地珍惜現在相處的時光。

之前在書店裡遇到始人的弟弟,他倒是晃了晃腦後的辮子,熟稔地喚了聲「阿初姐」。他身後還站着一個嬌小的女孩,短髮上綁起蝴蝶結。她往我瞄了瞄,點頭含羞一笑。

「咦,這位是你女朋友?」我心裡感嘆着就連當年始人手抱的嬰兒都已成少年還交女朋友了,時光流逝的速度真快啊。
「沒有印象……是外地人嗎?」

「真是的,現在還不是女朋友啦!」他臉紅耳赤地否認,目光卻飄向那臉容姣好的女孩身上:「不過她倒是真的住隔壁市,不久前從國外讀完書回來玩的。」

「哦,『現在還不是』呀。」我意味深長地嘻笑着,把話題轉到了始人身上:「怎麼今天沒見過你哥呢?」

「啊,他好像要整理一些文件。」
此時女孩拿走弟弟手中的書,好讓他方便跟我聊天。還真是貼心的女生,如果是她的話,伯父伯母絕對會同意吧。
「畢竟老哥不能鬆懈呀,在家的時候還一直舉啞鈴呢。我還真懷疑他的肌肉會不會砰的一聲爆出來嘞。」

「不能鬆懈?為什麼?」

「咦?老哥沒告訴阿初姐嗎?他休假半年左右就回去囉。」被那雙跟始人一模一樣的湛藍眸子盯着,使我站在原地彈動不得。
「好像是在選拔結束後就申請了回來陪陪家人,始終上太空有很多未知的危險嘛。」

啊,他說得沒錯,為什麼我沒想到呢?
小時候的始人總會鉅細靡遺地把所見所聞全都說出來,現在卻雙唇緊閉的他只會用焦灼的目光注視着我。

一開始以為我倆之間只不過是因四年的空白產生距離感,因此沒法走近,亦不會愛上現今的我。我卻從沒想過始人是擔心我會因為他的暫歸而空歡喜一場。

忘記是怎樣跟那兩小口道別了,我跌跌撞撞的跑到始人家門前。我按下門鈴,不久始人就走了出來。

「初……?怎麼氣喘吁吁的?」

「我……」
把感情傳達給他,至少讓他能放心地靠近自己。但我也沒整理好要說的話,隨便指向始人扣在欄杆上的單車。
「能載我回家嗎?」

大概是覺得有點莫名其妙吧,始人苦笑着拍拍我的頭,二話不說地整理好後座椅墊騎上了車。

「扶穩。」他看我遲遲未坐好,便稍作提醒。伸手環住他的腰,指尖隔着薄薄的衣料摸得到結實的腹肌。我不禁紅了臉,真的沒想到始人變得如此健壯了啊。

感到我緊緊抱住他後,始人便騎着腳踏車繞過熟悉的街道,涼風吹起了我的辮子和裙襬,微微畫出一個弧度。
今天的陽光不猛,蒼茫的空色顯得更高更遠。小徑上沒有行人,我們都享受着片刻的寧靜。

好幸福,太幸福了啊。
如果在此刻稍微任性地祈禱着永遠,也是可以接受的吧?

所謂的二十歲、即使被加冕了「成年」這種光環,不代表會突然成為大人,心智也不見得成熟了半分啊。更何況我的時光在他離開那刻,就停留在十六歲。
可是始人卻跑得比以往更快,不論是強壯的體格還是追逐理想的目光,早已經毫無疑問地成為了穩重的大人。
這樣的我……

「初,妳怎麼了?」
察覺到我的異樣,他小心翼翼地減慢單車的速度。突然這樣問我也不知道要怎樣回應啊……我用力地抱住他,彷彿要把自己揉進去。

腦袋靠着的是他心臟的位置嗎,想到這裡果然還是有點害羞。但,若是這樣的話,無論什麼想要傳達的思念都能直接送到他的心坎裡吧。

「我不想再浪費時間了。」
深吸一口氣,我故作鎮定地說。

「什麼?」

閉上眼,就連高鳴的心跳聲也聽得到了。
「我喜歡你啊,打從一開始就最喜歡你。」

急速的煞車令使不上力的我鬆開了手,使我差點就抛出去了。在電光火石之間,始人強而有力的臂彎俐落地把我摟住。穩好單車便低下頭在我額上落下一吻,把我擁進懷中。

「這種話……不應該要由初先說出口。」始人的臉靠近我的耳邊,呼出來的氣搔癢着我的心。這次好像是第一次跟他靠得這麼近啊,我的臉染上緋色。
「可是,我很高興。」

「等等、始人。我這麼說的原因是——」

「我知道。」他輕輕地蹭着我肩膀,髮絲磨擦着窸窸窣窣的聲音。「所以我也不想再糾結下去了。」

「我愛妳」這種話語,成為了眾多秘密的一部分,藏在夏日的回憶之中。


05.
始人還是沒對他的歸來作任何解釋,只是稍微談過宇航的訓練生活,以及天際的美麗後就閉口不談。我也沒有追問下去,畢竟那是他想要藏起來的真實。

但現在我知道了,他總有一天會離開。
所以我決定省略過多無謂的話語,幾乎每天都跟他膩在一起,填補那些失去了的時光。

窗外的是波光粼粼的景色,斑駁的陽光照亮了小小的家和我們躺着的沙發。那些光影淘氣地跑上始人的側臉,以及靠在他寬厚肩膀的我稍亂的瀏海上。

他專注地讀着手中的書本,內容是艱深的外語。每翻幾頁,始人就會輕輕地捏一下我的臉,像要確認我的存在似的。午後的悠閒時光讓我迷濛地看不清他的臉,可是我還是努力地睜大雙眼凝望着他。

好喜歡這雙深邃的眼眸啊,藏青的眸子彷彿能映照出那未能觸及的星際。那一抹澄明的靛藍是屬於天空的,是溫柔地籠罩着我的夜色。
如果一直在那雙目的注視下的話,是不是我淺水色的眼睛也會映出那片湛藍,是不是也能在他身旁數星星?

聽着始人沉穩有力的心跳聲,令我十分安心。我不敢奢求太多,但拜託了,至少在這刻讓時光稍微停下來一會兒吧。
我把臉埋進他的結實的胸膛,能嗅得到襯衣有茉莉的香味。始人放下書本摟著我的肩膀,指尖掃過額頭撥了撥我的瀏海,溫柔地解開我的髮帶。


「醒了?」
始人低沉的呢喃在耳邊響起,就連呼吸聲都能聽得到。我揉了揉眼睛,看到夕陽餘暉已經把窗框染成橘紅。

「哎……欸?啊!已經傍晚了?」
看來我不知不覺間在舒適的微風中睡着,什至礙到始人閱讀。
我急忙地從他的懷中坐直,始人卻拿起毯子把我裹住。一個重心不穩,我又再次倒在他身上。

「真是的,別鬧啦。」我再次撐起身,別過臉不對上他的視線。
臉頰一定很紅對吧……我感覺到臉蛋像被火燒一樣的熱度。
「父親快要回家了,我要煮好晚餐等他回來。」

「小心着涼。」始人微微一笑,也站了起來撿起書本說:「那我也差不多——」

用一個吻,去堵住他即將說出口的話。

聽到那半句話,內心湧出的恐懼令我「咚」的一聲掉到谷底。
雖然明白他只是回家去,但那背向夕光的身影看起來是如此虛幻,如此抓不住。如果可以阻止離別,要我做什麼也沒關係。

始人睜大眼睛看着我,那雙眸子依舊清澈澄明。隨即他便環着我的腰,摩擦着我身上的紡紗布料。

「請不要說再見。」我用手擋住他的臉,不希望他看到這樣卑微醜陋的我:「求你了,別再離開我。」
我真自私啊,明明是知道他的飛翔是無法挽回的分別,我還企圖讓他留下來,居然還想着希望始人會把自己放在夢想之上。

指隙間看到始人緊皺着眉,露出了痛苦的神情。但他隨即握住我的手讓我放鬆下來,稍為粗糙的手抹去我的淚水,此時他臉上掛着的是柔和的笑容。
「那麼我來幫忙做菜吧。」

我點點頭笑了,這個回答的含義我完完全全的明白了。


06.
秋風颯颯的劃過我們的臉龐,不經不覺那個夏天已經悄悄別去了。我也明白是時候數算剩下的日子了,但始人卻依舊裝作若無其事般帶我到處跑。
每天清早他都一定會來到海邊陪我散步,然後再到我家吃早餐。黎明把天空染成魚肚白,水平線泛着一抹淡黃,退去憂鬱的黑夜。

「天氣果然變涼了。」始人揉搓着我的指尖,皺着眉說:「妳的手好冰。」

「因為已經到秋天了呀。」我笑着說:「不久後山就會長滿紅葉了,一起去看吧。」

「好。」
他蓋上眼,微微張開了嘴吸了一口氣。涼風輕撥着始人清爽的短髮,在晨光下更顯魁梧。
真是的,看到這樣的他就會覺得很安心。

我們緩步走回燈塔旁的小屋去,悠悠地吃過吐司作早餐。在始人的要求下,我答應了讓他替我綁馬尾。
我坐在梳妝台前看着鏡子中的自己,蒼白的臉看起來很沒精神,眼角還凝着沒抹淨的淚痕。透過鏡子也看見在我身後的他,鎖骨在衣領隱隱約約的露了出來。

梳子碰到髮絲時,顫動的感覺從髮間傳到頸項,我忍不住抖了抖。明明不是直接觸摸到,卻令我繃緊背脊。

「扎痛了要跟我說。」

閉上雙眼,始人的氣息和齒梳的觸感變得很近很近,讓我頭皮發麻。啊,拜託了,停下來吧。
「初的頭髮還是好長啊,多久沒剪了?」

他的指尖有意無意地滑過雙肩,那個觸感令我不禁倒抽一口氣,看來我是不應該答應他。為了掩飾我的坐立不安,我咬咬唇,假裝很平靜地回答:
「四年了吧。」

聽到我的答覆,始人沉默下來。他在我脖子附近繫上絲帶,輕巧的動作彷彿很熟習綁辮似的。但想了想,也沒什麼奇怪的。我還是個小女孩時,他每天都會過來取代我忙碌的父親替我梳頭髮。

「我的人魚公主,要不要跟我一起翱翔天際啊?」
驀然,始人放下手中的木梳,輕輕地抓住我的頭髮親吻下去。雖然看不到他的表情,可是聲音沙啞的他到底是多麼哀傷呀。

啊啊……好想抱住你,好想親吻你,好想愛著你,可是我什麼都不能做。
天空好高、好遠,那並非我伸手能及的距離。而你,卻能輕易地碰得到月亮。

「可是啊,魚兒離不開海水,飛鳥離不開天空。」

「初……我的初。如果我放棄羽翼呢?」

「我會等你回來的。」我頓了頓,續道:
「你是屬於那片一望無際的青空的,所以,請忘記冰冷的海洋吧。」

為了通往明天,就算摔碎你的心也沒關係吧?

我喜歡的始人,自幼眼裡就充滿光彩,看着的是對宇宙絲毫未變的憧憬。
即使腦袋裡只盛着天文地理,但那樣的他是這般耀眼,跟沒法離開小鎮的我不一樣。
曾經多麼希望他能為我一人放棄從小以來的夢想,但後來我才發現,我絕不能因為自己的不甘寂寞而阻礙他光輝燦爛的未來。

偏偏他卻開始猶豫起來了,我現在隨便說一句話就能動搖他的堅持了吧。
世界並沒有那麼仁慈,我們不能貪心地說全都想要。而我很明白,放棄理想選擇愛情,那就不再是我深愛着始人。
這樣下去,沒一個人會得到幸福的。

「我可看不出我倆會有怎樣的未來,所以你無論說哪種甜言蜜語,我都沒辦法信任你。」
體內傳來什麼碎裂了的聲音,為了在落下淚前把他推回康莊大道,把言詞化成利刃刺向他。

「初……」
他,是多麼地痛苦啊?
曾是清澈見底的眼眸變得暗淡無光,想觸碰我的手凝在半空中。不要露出這樣的表情,這樣我會忍不住想擁抱他的。
可是我不得不說下去。

「到此為止吧。我愛過你,你愛過我,這個夢要醒了。」

「……不要再說了。」

「你才是夠了!」
我站起來,不顧一切地吐出惡言:「一直對自己的事閉口不談,明知道自己一定會離開的卻還靠過來!
「我不需要乞求你的愛……別再見面了。」

我不敢等待他的回應,頭也不回地衝出家門。
海風徐徐掠過我的臉,悄悄地擦乾了淚水。唯獨這片海,在任何時候都會包容我的任性和苦楚。

這次沒意義的愛戀要延續多久?我一開始以為所有分歧是在你遠去的那天開始的。
實際上,其實打從一開始就沒走近過。我們只是不捨得過多的動人回憶,因此不厭其煩地製造相愛的泡影。

始人,我求求你,回去那璀璨星空之中。
只有這樣,我才能繼續仰望着那片天,繼續深愛着那個高大的背影。


07.
咯、咯咯。
外面傳來了熟悉的敲門聲,我趕緊回房間拿起一件棉衣披在身上應門。還沒走到玄關,敲門的人就急不及待地喊了聲:
「初,我們要不要去逛逛?」

「始人。」我打開了門,青澀地喚了喚,然後目光停留在他手中的行李箱。

對啊,從那天起又過了兩個月了。
即使多次想着要去見他然後為那天的話道歉,最後還是化成無奈的搖頭微笑。
在街上擦肩而過時,都會視而不見形同陌路。應該說,我刻意躲開了他投向我的目光。

「先進來吧,外面冷。」
我呼出白霧,迎他進來。雖然臨海的住處在夏日是很舒適,但在冬天的寒風卻是沁冷入心。

給始人泡了一杯熱咖啡後我便回房間換衣服,剛打開門,就能看到他坐在沙發上閱讀的模樣。
明明只是兩個月沒見面呀,為什麼令人心生懷緬呢?

「去哪兒?」
我沉下嗓門,跟他保持一定的距離。

「到處都去。」始人露出爽朗的笑容,彷彿那天的爭執從沒發生過。

最後我們騎着單車,到每間小店裡跑了一遍。雜貨店婆婆看到我倆靠在一起的樣子,就笑得十分開心。
「始人呀,小初是好女孩,要疼着呀。」
始人不知所措地點頭答應,我則害羞地把臉埋在他的背部。

單車又繞到他家門前,始人折下一朵櫻草花,別在我的髮間。溫柔的眼神害我心裡小鹿亂撞,我好像知道他接下來會說什麼。
「初跟白色很相配。」

「我知道。」
我試着衝他一笑,他反而被我嚇到了,露出詫異的表情。但他很快又換回柔和的笑容。

舊日常走的路線都走了一遍,單車最終停在我什少經過的火車站。背向我的他一言不發,沒法猜得到在想什麼。

「那邊的城市會下雪吧,不要着涼了。」
為了打破沉默,我從包包裡拿出一條手織的圍巾,在他的脖子繞了一圈。

「靛藍是始人的顏色呢。嗯,很合襯。」
若不是他來找我,我一定不會送出去吧。但無可否認的是,我在選色時就是想到了他的眸子。

他驚訝地回過頭,眼中盡是難以言喻的感動。把單車泊在一邊後,就伸手從衣袋裡東翻西找,應該是想給我什麼吧。

但是請不要為我留下什麼,因為我也沒辦法給他任何東西。就算送了他圍巾,也只能陪伴短暫的旅途。
在那個深不見底的宇宙,信物也好思慕也好,什麼都帶不上去的。

「始人。」

始人從口袋掏出一個水色的絨盒,內容大概都能猜得到了。事與願違,他還是說下去了:
「今天在找妳之前,我選好戒指。」

「對不起,初。」他打開了盒子,小巧的指環在黑絨布中閃耀着名為永恆的光芒。
「我沒法給予妳任何承諾……因為宇航有太多未知之數。但至少,請讓我把這顆心送給妳。」

「……聽我說。」
遲疑片刻,我伸出了手。

即使如此,他還是沒有停下說話。
「當然,如果妳在我不在的期間遇上了更好的人——」

此時,我蓋上了盒蓋。
「聽我說,始人。」

能相遇,已經很幸福了。


08.
在那之後,又過了幾年呢?

一望無際的蒼色,是這個小鎮的特別之處。
盛夏期間總會有很多遊客到訪,一方面是因為怡人的風景,另一方面是突如其來的聲名大噪吧。

我暫代了病倒的父親,在聘請到新人前成為燈塔守。雖然未能成為天上耀眼的星星,但至少在黑夜能為船隻帶來一絲光明。
大概一輩子也離不開這片海了,但就算這樣也不錯,我喜滋滋的笑着。

晨光照耀大地,就連在深暗的大海也能看到從天而降的祝福。或許是在期盼着什麼吧,即使值夜班的日子也會在清晨時分來到沙灘散步。
說不定啊,一回頭就能見到那個誰。

——在你回來後,再親自為我帶上吧。

從未明言的約定,藏在水藍色的盒子裡,安穩地放在房間裡能看到碧海青天的窗前。
清澈透明的蒼色,以及他的笑容,都是我最重要的寶物。

朝暉退去,海天一色。
浪花拍打着岸邊,海鷗在空中啾啾叫着準備捕魚。這一切,都是我鍾愛的日常。
歸家煮早飯去吧!我撿起鞋子,轉身回去照顧父親。


「初。」



FIN.

评论(5)
热度(14)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