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念與回憶,到最後亦會於日常綻放、散落,消失於浮光掠影之中。

。極低產,與其說更新慢倒不如根本是隨心所欲地寫文章
。最近沉迷乙女遊戲一發不可收拾
。拒腐,完完全全的NL黨(會自動避雷請放心

。重度VOCALOID廚,主冰蔥/蕉橘,但基本上是個博愛黨,簡單來說就是ALL ALL(什麼鬼
。月歌是雪推,主食同月,始雪本命

。畫畫以及Cos方面現在放在QQ,歡迎私訊聊天加好友

《笹舟》章二*始雪/連載

上一章:

 

食用說明:
#同月組CP,有雷自行迴避
#主線始雪,支線單數月份
#背景於日本的大正時代
#各個角色的歌曲而成的腦洞

 

***
《笹舟》第二章 * 文/小钥


淡雪再次輕然飄落,才剛留下的足印隨六花覆去。

「是雪。」

久別重逢,本來就不多言的始更加不知道如何打開話匣子,多虧降雪才能打破沉默。始撐開了傘遞給少女,他對於春的提醒不由得有點感激。

「到庭院逛逛吧?」

花園雪溫婉地點頭,走在始身旁為他提傘。他倆緩步到池塘邊,水結成一層厚冰,沒法看到池底。走到昔日互相嬉戲的庭院,雪情不自禁地慨嘆着舊時。

「小時候,經常跟始兄樣在這裡看錦鯉吧。」

「是啊。」

「始兄樣總是在逢魔時分偷偷走出來,每次看到兄樣從緣廊走過來的時候,我就會想着今天會有什麼好玩的事呢。」

始兄樣。
什麼時候她是這樣叫始的呢?就連雪自己也記不清楚了。

幼年時父親到遠方出勤,母親便帶自己投靠睦月家。因為家裡沒有其他男性,母親無論如何都沒法放下心來,所以父親不在的這六年,作為長輩的睦月家家主便收留了花園母女。

睦月家只有始一個兒子,花園家只有雪一個女兒。
雖然並非沒有其他跟始年紀相若的親戚到訪睦月家,但如花園雪般長期寄居於此的孩子還是只有她一人。即使在那個當下始並未自覺,一直獨自在敞寬的睦月家拼命學習的他,漸漸把雪當成親妹妹般疼愛有加。

始平常總是擺出嚴肅的態度,明明年幼,卻早已成熟穩重。唯獨在每天的傍晚,在他練完書法、雪上完花道課的短暫休息時間,始會帶着她到院子裡走走,此時才會在稚嫩可愛的表妹面前放鬆心情。

雪會在自己的房間把紙門拉開一道縫,窺見男孩的身影便會拿出練習花道時剩餘的幾朵菖蒲放在桌上。她豎起耳朵細聽敲在緣廊上的腳步聲,等待始拉開紙門喚她。此時她就會把花兒遞給始,告訴他剛才自己學習到的新事物。
不過很多時候始學習晚了沒來,她便會自己走到茶庭中的小亭,玩着母親做的手鞠球。雪時常唱着童謠,直到聽見和聲時便抬起頭,始就已在身旁折過幾塊班蘭葉,摺起蟋蟀、小舟等小玩意。

「始兄樣。」雪的笑容彷如盛放的百合,迎接她最喜歡的表哥:「今天辛苦了呢。」

「雪也是。」

真是個乖巧懂事的小女孩,始莞爾一笑。他把葉舟輕輕放在雪胖嘟嘟的手心,再牽着她走到池塘邊,一同蹲在圓石上把小舟放到池中。

小小的船兒,浮在平靜的湖面上。錦鯉翻身振出波紋,葉舟亦隨之飄蕩,到更遠的池中心去。
渺小的浮舟,又會隨着風雨前往何處?

「那的確是很愉快的回憶。」
始彷彿看到葉舟沉落於結冰的湖底,連帶着往昔化成秘密。他抿起嘴,問道:
「回到舊居後的生活如何?」

「還不錯,就是有點寂寞而已。」

「令尊呢?」

花園雪頓了頓,緩緩開了口:
「家父在四年前離世了,現在家裡就只有我和女僕。」

「……抱歉。」

「沒事的喔,日子還是得過,而且都過了這麼久。小雛她是個很乖的孩子,有她陪伴着我挺快樂的。」

看到她沒有陰霾的表情,始肯定她這幾年過得不好,卻毫無破綻地把事實掩飾起來。但畢竟一起度過了整個童年,始多少也猜得到些端倪。
更何況自己居然不知道她父親過世的消息,直到四年後的現在才從她口中得知,愧疚感油然而生。但就算道歉,也只會讓人更難受而已。

「妳好像變了。」

雖然雪從小到大就是謙遜有禮的孩子,但以前遇到困難時或傷心還是會輕輕地皺起眉頭,開始琢磨如何向始提問的方式。
即使只差兩歲,始還是學得比雪多。此時他便會坐在雪的身邊指導她,或是一起商量解決辦法。
現在的她,卻把一切煩惱都藏在柔和的笑容後。

「你我八載未見,自然是會有什麼不同了。」
雪掩着嘴輕笑,欣喜地說:「幸好,我還是來得及參加始兄樣的成人式。」

她眯起眼,退後一步對始鞠躬。
抬起頭時,雪的雙眸中溢出衷心的祝福與喜悅,淚珠從臉上滑落,滴在襟前。

「恭喜成年,始兄樣。」

唯獨這個笑容,好像由始至終都絲毫未變。

街燈下的她試着壓下自己的雀躍,柔柔地笑着。內心卻是萬般期待春季到來,因為去年始答允帶她一起去賞櫻。

那時新婚不久,春櫻怒放,自己卻因發熱而卧病在床。雪只能拉開障子,從六鋪席的房間中看着落櫻繽紛。始提着瓷碗,一匙一匙的餵她吃下稀粥。

「待會兒春會帶西洋醫生過來。」
始沉着臉,心情似乎不太好。即使如此,他還是淡然地說:「打過針後就會痊癒,妳不準亂跑好好休息,待身體好了我們就到外面賞櫻。」

結果待雪完全康復的時候,庭院的櫻全已凋零,只剩下嫩綠的新葉在枝頭。結伴賞櫻的約定,得等下一年實現。

真像個孩子,明明櫻花每年都會開。
始並沒有忘記答應過的事,見到光是路燈下長了福壽草就興奮不已的雪,也不禁失笑。

「春天啊……今年的染井吉野也差不多是時候盛開了吧。」

「是的,很快就能看得見呢。」

雪再次跟在始的半步之後,穿越小路往山坡下走去。有兩三台人力車在待客,車夫冷得瑟縮在腳踏台上,用暖腳毯裹着身體。

「夜了,回去吧。」

車夫的助勢聲與晃動的燈火越過街道,前往夫婦二人久居的睦月宅邸。
每當他倆晚歸,睦月始會先到書房與彌生春商討翌日的行程和整理需用的文件,而雪則會回房間換上水藍底色白菊紋的家居和服,移開矮桌鋪上被褥。

精通東洋三道的雪喜歡在寢前燃起香爐放在床之間,和室薰香洋溢,使用了能讓人容易入睡的香料。以前在始空閒時也會陪她一起組香,但自從他外出的時間越來越多,雪也只能專注於花道和茶道了。

事務處理完畢,始就會踏出沉穩的步伐沿着緣廊回房間去。遙望出去,未能看清連綿的山脈,黑夜中細雪無聲落下。庭園中的石燈籠並沒有點亮,大概是凜冽的寒風吹熄了它。

回過神來,始已經回到了寢室門前。
正當他想拉門紙門,卻留意到落在紙門上的影,頓了頓停下動作。微紅的燈火搖曳下門後人的身姿變得朦朧,沒法確認她是否真的存在。
不穩定的景象使他心焦,就算知道妻子定會笑着回過頭來,但自從那起事件發生殺他一個措手不及之後,他就不能衷心信任「必然」這個詞。

她一定也看到始的影子落在紙門,卻什麼都沒說,等待着自己拉開門。
一直以來她是怎麼想的呢,對於始的決定和命令言聽計從,那雙眼睛藏着自己的想法,把一切化成微笑。

此時,始嗅到紙門滲出一陣芬芳。
那是揉合了蘭花和麝香的味道,也是雪最喜歡的香氣之一。也許是和服沾染上薰香,在不知不覺間,在聞到這種香味時始就會聯想到她。

如果讓妻子等太久,她會感到不安的吧。
始考慮到雪的心情,緩緩拉開了門。

「雪。」

清澈如水的眼睛,映出了眉頭深鎖的臉龐。
凝望着對方的剎那,彷彿被她看透了內心的想法。然而那兩片朱唇並未因此動起來,薄墨色的雙瞳沉靜地注視睦月始。妻子的目光如同她的名字一樣,輕柔而純粹。

始感到目眩神搖,傾前伸手把雪擁入懷中。
環着自己的力度讓雪的肩膀隱隱發痛,但她還是一語不發的閉上眼簾,輕拍着始寬闊的背部。
良久,睦月始鬆開了他的手,用指尖順理雪烏亮的長髮。手指碰到潔白的後頸時,雪忍不住打哆嗦。

「始。」

她從丈夫的懷中掙出來抬起頭,濕潤的眸子裡依舊不改的只有一人。
「我在這裡。」

「一直一直,都會在這裡。」

寬厚的手掌撫上嬌嫩的臉蛋,睦月始低下頭在兩瓣櫻花落下一吻,再次抱住心愛的女子。兩手交疊十指緊扣,感受着纏綿的溫度,才能證明彼此的存在。

滅了燭光,睦月始還是難以入睡。為了不讓輾轉反側的自己驚醒妻子,他坐起來端詳起她的睡臉。剛才紊亂短促的喘息漸漸平靜下來,臉頰的潮紅亦被夜色隱去,柔軟細膩的肌膚仍滲出一層薄汗。

始俯身湊近,想要為她拭去額頭上的汗珠。聽到雪穩定的呼吸聲,心裡居然溢出了悲傷。
由什麼時候開始,明明是深愛着長久陪伴在身邊的對方,還是覺得寂寞呢。也許是懼怕失去,或者是藏起心聲,使雙方產生了隔閡。

可是比起悲傷,始對雪更多的是憐惜的情意。
她總是隻身一人去面對所有事情,即使難過,也只抿抿嘴便眯起眼睛露出笑顏。那過於堅強的纖細身姿,無法想像背後承受着多少孤獨。
他明白妻子不想為自己添上負擔,但始卻覺得她還是能稍微依賴一下自己。

就像她剛上女子學院的初期課程那一年,入學沒多久母親便因病離世。
要一個父親遠出公幹、孤苦伶仃的小女孩獨自辦母親的喪事未免太可憐,家主親自為自己的妹妹在睦月居舉行法事。
守靈那夜,雪徹夜未眠的正坐於靈堂中。嬌小玲瓏的女孩子裹在全黑的喪服裡,唯獨露出了雪白的臉蛋兒和指尖。圓溜溜的眼睛並沒有掉下一滴眼淚,凝視着母親的遺像。

當守靈夜結束後,睦月始和彌生春到靈堂接花園雪去進行守靈款待,前來悼問的親友已跟家主一同進素宴。
正當始伸出手,才發現雪的雙拳緊握。他掰開她的手指,輕輕地把那雙發紅的小手握在手心。雪皺起眉頭,依舊保持沉默。

如果能讓那顆寂寞的心感受到一絲溫暖的話,他希望能一直陪伴着她的身邊。
撥開她前額的瀏海,輕掃着眉心。始湊近雪的耳邊,悄悄落下了絮語。

枕邊人輕輕地勾起了嘴角,囁嚅着某個名字,大概是在美夢裡遇見了誰吧。


-待續-

 

註釋

 

1.逢魔時份:黃昏。日本古時認為黃昏是日與夜的過度時段,是人與妖魔鬼怪可以同時出現的時段。


2.染井吉野:最早在一月就會開出淡紅偏白的櫻花種類

 

3.東洋三道:日本花道、茶道、香道的合稱,亦稱作「雅道」


4.床之間:和室中最高的位置,以前用作寢處,後來人們開始在床之間擺設掛軸、花瓶、燭台、香爐


5.組香:依一定的規則判別香氣的遊戲

 

6.蘭麝之香:蘭花與麝香,一種名貴的香料,意指高雅芬芳的氣味

 

7.女子學院:日本大正時代女子學院仔細分成3年期的幼稚園,11年期的本科,2年的高等科。

 

8.初期課程:相等於現代的小學,入學年齡大約六七歲,出身皇族和華族的大小姐不需接受入學測驗。本科分成前、中、後期,前四年中四年後三年。入學為四月和十一月,採取兩重學年制。

 

9.喪服:在日本,參加已故家人或親友的喪禮會穿着以純黑的絲綢衣料、白色襦袢,和白色的足袋組成的專用服飾。女性的腰帶以及其他的配件也使用全黑。

 

10.守靈款待:守靈夜結束後,以酒食宴請悼喪客,意味着與亡者共進最後一餐,也含有喪家感謝親友前來悼問並為親友避邪的心意

 

***
上次是三級跳,這次是四級嗎……
如果時間點跳躍得有點亂的話十分抱歉!

稍微解說一下……故事的「現在」是在一月組結婚後,但故事劇情基本上是在「以前」,也就是以睦月夫婦不停回想過去的事作為敘述方式

我是私心希望能寫出即使串插着無數的回憶,都能連貫起過去和現今,環環相扣的感覺啦
不過…看起來效果一般就是(目死
下一章,大概會有其他角色出場了!
如果有同月組同好…歡迎勾搭w

 

 

章三:

 

 

 


评论(21)
热度(19)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