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念與回憶,到最後亦會於日常綻放、散落,消失於浮光掠影之中。

。極低產,與其說更新慢倒不如根本是隨心所欲地寫文章
。最近沉迷乙女遊戲一發不可收拾
。拒腐,完完全全的NL黨(會自動避雷請放心

。重度VOCALOID廚,主冰蔥/蕉橘,但基本上是個博愛黨,簡單來說就是ALL ALL(什麼鬼
。月歌是雪推,主食同月,始雪本命

。畫畫以及Cos方面現在放在QQ,歡迎私訊聊天加好友

《笹舟》章三*春雛/連載

上一章:


食用說明:
#單數同月NL
#主線始雪
#大正時代paro
#各個角色的歌曲而成的腦洞

***
《笹舟》第三章 * 文/小钥


「帝都的睦月家,是最繁盛的名門喔。」

桃崎雛記得,當她還在花園家當女僕時,大小姐經常提起帝都的繁華,以及有關始少爺與她的往事。雪小姐露出比平常更嫵媚的表情,眼中盡是懷念與思慕。

從那時起,小小的腦袋裡就對帝都和睦月少爺有一份憧憬,浮現出大小姐說過的光景。
那個宅邸比花園家還要大兩三倍,春天的時候庭園裡的落櫻會蓋滿池塘,像一塊粉色的絹布。睦月少爺是個很溫柔的人,會帶着雪小姐到茶亭玩花牌。
然而到了很久以後的現在,雛已經隨着雪小姐搬到睦月居好幾年,小姐還真的嫁給了睦月大人。

這個地方,與小時候想像的果然很不同呢。
與其說奢華,倒不如說整個宅邸都很清雅,果然是歷史悠久的華族所居住的地方。就算是貼身侍女的房間,擺設比以前在花園居的古老,家具也很齊全。

然而睦月大人亦跟想像中的那位少爺很不一樣。

今早她走到夫婦二人的房間,正打算為夫人準備替換的衣裳,卻見到睦月始輕輕趟上紙門。她愣了愣,呆在廊下,心想着一般而言夫人會早起梳洗,替稍後起床的丈夫更衣。

睦月始亦瞄到在一旁呆站的少女,轉過身來點頭示意。
雛被他的嚴肅嚇到,頓時退後了一步,隨即又意識到那是十分失禮的行為,躬身敬禮:
「早、早安!睦月——」

「噓。」

睦月始伸出食指靠在唇邊,眉頭緊皺。少女馬上捂着嘴噤聲,漲紅的臉蛋上杏眼泛着淚光。看到不知所措的少女,始嘆一口氣,從衣袖掏出幾枚銅幣放在雛的手心。

「替夫人買西洋點心,剩下的錢去買自己喜歡的糖果吧。」

他頭也不回的越過雛,沿着廊下消失在宅邸某處。雛呆若木雞的站在原處,正想拉開紙門的時候又想起睦月始的叮嚀。她握着手中的銅幣,往大門走去。

睦月大人,果真是個不易相處的人呢。

桃崎雛晃着腦袋上的小辮子,穿上了不久前夫人為自己購買的皮靴。雪很喜歡雛這一身女學生的打扮,每次看到雛穿上女袴,就會露出一臉懷念的樣子,喃喃自語:
「我也曾經有過那麼青春的日子呀……」

但雪還是很年輕,穿袴裝亦一定很適合。雛建議她也穿穿看的時候,她爽快地拒絕了。

「都貴為人婦了還穿什麼學生裝呢,留給小雛就好。」

可能是因為自幼就服侍雪小姐吧,她也疼愛自己如胞妹。凡是不合穿的華美衣裳,會在修改後贈予雛;在街道上看到有趣的小玩意,就會毫不吝嗇地買一份給她。

雛搖搖頭,心想着回憶往事就到此為止吧,目前要去銀座買夫人的點心。

晴空湛藍,昨夜的積雪在晨曦下漸漸融化,暖陽宣告着春季即將來到。雖然仍是乍暖還寒的日子,但毫無疑問地新綠已在殘雪中發芽。
適逢週末,市區一如既往地熱鬧,還可以見到小販的叫賣聲。路邊的腳踏車上乘着一箱子的可樂餅,還頗受途人歡迎。

然而並不是雛的目標,她知道雪夫人想吃哪一款點心,因為在花園家居住的時候,彌生春偶爾會帶着甜點到訪。
畢竟花園雪是名門華族的旁嗣,除了到學院上課外,千金小姐要踏出家門是挺困難的。雪第一次吃到西洋的甜點,就是彌生帶來的起司蛋糕。

吃到起司蛋糕的雪,首次露出與年齡相符的純真笑靨,讓彌生先生和雛都驚訝不已。
自此之後彌生春來訪時總帶着起司蛋糕,雪小姐會為他泡好一壺紅茶。接下來便三人坐在起居室共享悠閒的下午茶時光。

想到彌生春,雛的小臉染上紅緋。
要不是有他,自己就沒法到花園家工作了。居然為一個沒聊過多少句的鄰家女孩介紹工作……不過多虧他,自己才沒有被父母賣出去呢。

察覺到自己想着一個男性,雛慌張地邁步小跑,想忘記令自己害羞的想法。在人潮擠擁和腳踏車、汽車熙來攘往之中,雛找到了西洋糕點店所在的百貨公司。

冷不防,轉角一輛人力車在側疾駛而過。
雛還沒意識到危險,愣住睜大雙眼想停下步伐,卻來不及——

「小心!」

電光火石間,雛被某人趕忙摟住腰拉後,那股力度讓腹部隱隱作痛。人力車駛走後那人的手亦隨即鬆開,始終在大街上觸碰異性是多麼引人注目的事,彷彿會聽到路人低聲談論「敗壞風氣」這種話。

「謝、謝謝您!」
又闖禍了。雛如此想着,連忙含着淚轉身低下頭向救命恩人鞠躬。她靜待着被指責,卻意想不到地迎來一隻溫暖的手掌輕揉自己的頭顱。

「沒受傷嗎,小雛?」

聽到熟悉的聲音,雛慌張地抬起頭,正是剛才憶起的那個人。

「彌、彌生哥哥?」

容貌清秀的男子微微一笑。
他身穿筆挺的三件式西裝,還配帶着西方傳來的眼鏡,透過鏡片可以看到他左眼角下的淚痣。

比雛高許多的彌生春蹲下來,讓她不用仰着頭看自己。俐落地打量了她一遍後,發現袖子一角沾上了泥巴,便從口袋中掏出一條潔白的手帕輕輕拭擦。

「會弄髒您的手帕的!請不要在意我!」
看到彌生的舉動,雛連忙阻止他。但他沒停下手,反而瞇起眼笑了。

「手帕就是用來清潔的啊。」
彌生春擺出一副理所當然的樣子,沉穩地說着同時拍了拍衣袖。
「好,這樣就行了。」

在雛的再三要求下,春把手帕交給了她清洗。彌生春本不想麻煩到她,但雛也莫名其妙的固執起來。看到那雙水汪汪的眼睛像隨時會掉出淚珠,春也只好苦笑着隨她高興,畢竟不想弄哭女孩子啊。

事情為什麼會變成這樣呢?雛想不透。
出門為夫人買蛋糕,然後彌生春在快被撞到的時候出現保護了自己。那麼,彌生應該是有要事才會出門吧……但現在卻兩人結伴買糕點,還要他送自己回睦月居。
雛垂下頭,覺得自己打擾到他。

「彌生哥哥,你本來是想去哪兒的?」

「啊啊,我本來是想去帝國圖書館的,然後再找始大人。」

彌生春指向帝室博物館旁邊的圖書館,那是一幢白石材配搭紅磚的宏偉建築物,入口前是一遍花圃,現在因冬季的殘雪而看不到姹紫嫣紅。

雛似懂非懂的點點頭,帝國圖書館對她來說始終是很遙遠的地方,畢竟沒讀過書。
反而彌生春曾與睦月始一同到歐洲留學,本來就在西化家庭長大的他操得一口流利的英語和德語,回來後便把在西方的所見所聞告訴雪和雛。
就連個性也跟歐洲人一模一樣,對待女性特別溫柔,所以睦月始亦偶有微言,指他輕浮。

「反正不是什麼重要的事情,我才想着倒不如跟雛一起去買點心,既然都要去睦月居的。」
留意到雛若有所思的神情,春笑笑說:「真是的,怎能讓女孩子一個人當跑腿呢。」

「不、不是這樣的!」
雛搖搖手,誤會彌生要責怪睦月夫婦,連忙解釋:「今天夫人晚起,睦月大人害怕我會打擾她休息才會讓我出來的……還讓我買自己喜歡的糖果呢。」

「小雪她?」
彌生春先是詫異,然後像是想通了什麼,露出富有深意的微笑:「原來如此。」

雛對那個笑容不以為意,繼續解釋:
「所以我才會出來買夫人喜歡的起司蛋糕。」

春想起少年時奉命前往花園家的那段日子,雖然對雪而言絕非美滿,但唯獨一同品茗的片刻,彼此的心都安穩下來吧。對雛來說,更是溫馨動人的時間。

那時候花園雪的父親剛卒,所有色彩都從少女眼中褪去,即使勾起了嘴角,眸子裡卻沒有笑意。寬敞的家裡悄然無聲,她亦再沒踏足鐘愛的庭園修剪枝椏,年幼的女僕桃崎雛在自己來到的時候投往求救的目光。

她才十四歲,就要繼承父親遺志效忠睦月一族。
要一個正值花季的少女揹起這份重擔未免太殘忍了,何況雪還未從喪親之痛中緩和下來。彌生春只好多來探訪,並時常提起睦月始。只有這個人的事會令雪豎起耳朵留心細聽,讓彌生春好不羨慕。

「小雪的口味依舊沒變呢。」
春看到雛牢牢握緊裝滿金平糖的小瓶子,笑笑問道:「妳很喜歡小雪嗎?覺得她怎樣呢。」

「是、是的!夫人她……她是個很漂亮的人。」雛低下頭,十指並攏在胸前。
「夫人有時候很嚴厲,但實際上又會很溫柔地照顧我,而且做什麼都很出色。看不出任何缺點的夫人,跟雲中白鶴一樣呢。」

「是嗎……」
彌生春微微一笑,抬頭看了看蔚藍的天色,雲朵在悠遠的蒼穹飄蕩。
「我想,真正的大和撫子就是像她那樣吧?」

「夫人基本上對時髦的東西都不感興趣,跟大部分同齡的女孩都不一樣。」
雛如掏蒜般點頭,眼中閃爍着崇拜的光芒。
「明明現在是文明開化的年代,她依然保持如同在畫卷走出來的模樣,是不含雜質的『和』呢。」

「除了起司蛋糕。」
彌生春語畢,二人一同嗤嗤輕笑。

「睦月大人也是因為這樣才被夫人吸引吧……」
她怯生生的笑着,不敢對上彌生的目光:「我總是躲着睦月大人……雖然他很厲害,但他太有氣勢了我會害怕。但夫人卻很輕鬆的聊起來,還能逗笑睦月大人。」

聯想到見到始時就會躲在雪身後的雛,就像圓滾滾的小麻雀躲避兇巴巴的大鷹,春就忍不住笑意。

「其實始大人沒那麼恐怖的,只要對上目光,他也會好好的跟小雛說話的。」

「這樣嗎……」
雛抬頭對上彌生春的目光,目不轉睛的盯着那雙像洋人的抹茶色雙眸,驀然落下一句。

「那麼,彌生哥哥喜歡夫人嗎?」

春頓了頓,撫摸着她的頭苦笑:
「像小雛一樣那麼喜歡。」

「是嗎。」
仰慕的人受大家歡迎,桃崎雛為此事打從心底裡覺得高興,露出稚氣未脫的爛漫笑容。

彌生春看着當日撿回來的小女孩現在已是嬌媚的少女,卻保持着純潔的心靈,不由得感嘆。
即使不曾明言自己喜歡過花園雪這件事,還只是個孩子的桃崎雛亦看在眼內。

不過這都是年少輕狂才一時意亂情迷吧,現在的他,只想全心全意地待在那兩個人身邊。唯獨看到睦月夫婦二人相處融洽的樣子,不由得感覺少許寂寞。
那是因為,從一開始就沒有自己的位置呢。

「……那個,彌生哥哥?」
少女並沒有停下話題,卻因青年的恍神而尷尬地歪着頭,猶豫要不要喚他。

「抱歉,我剛才在想事情。」

「沒、沒關係!我打擾到你才真的很不好意思!」
雛擺擺手,把剛才的話重覆一次:「有時候彌生哥哥會叫睦月大人作『始大人』、夫人作『小雪』呢,我都不敢這樣叫的。」

「啊啊這個,因為我跟他們從小就玩在一塊呀,以前還會直接叫名字呢。即使始大人根本不在意叫法,但長大後我就不得不注重禮儀了。」

雛不由得有點羨慕睦月家的那對,即使自幼相識,她還是不敢直接喚出春的名字。如果能直呼其名,是不是也會拉近一點點距離?

「那、那個……」雛怯懦地低下頭,弱弱地說:

「春……春哥哥?」

雖然到最後,還是因為害羞而加上哥哥這慣用的稱呼。

彌生春像是猜到小女孩的心事,他眯起眼睛莞爾一笑:「怎麼了,雛?」

這次,他直接喚了自己的名字。
桃崎雛羞澀地低下頭,心裡小鹿亂撞。能被喜歡的人直喚自己的名字就很開心了,剛才所煩惱的都抛到九霄雲外。

彌生春把女孩的雀躍不已看在眼內,緩緩勾起嘴角。
雖然小時候的三人已隨着成長而各奔前程,最重要的朋友與曾喜歡過的女子共諧連理,自然不能老是打擾他們的。但是,這裡不是還有人願意為自己空下位置嗎。

遠觀睦月居,殘雪消融,萬物復甦,迎來滿眼新綠。黃鶯在枝頭上啁啾啼鳴,悠然歌頌春天的來臨,告別一季寒冬。

二人同行於柔和晨光之下,留下了寂靜的影。


-待續-



註釋
1.帝都:東京

2.帝室博物館:現今的京都國立博物館

3.文明開化:指由明治時代起,西洋的文明傳到日本,導致在制度及文化上出現巨大轉變的現象


***

完全抓不住春雛劇情的節奏ˊ_>ˋ

基本上是補充睦月那對小時候的一些背景——
始、春和雪是幼馴染,始雪先認識,後來春是作為始的伴讀來到睦月家的。
花園先生辦事回來接走了雪,在花園家生活時因春的推薦收留了雛當雪的侍女。
嗯,大概就是這樣反正日後劇情會補(。

啊,總覺得自己挖了個收不完伏線的坑。


章四:


评论(22)
热度(23)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