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念與回憶,到最後亦會於日常綻放、散落,消失於浮光掠影之中。

。極低產,與其說更新慢倒不如根本是隨心所欲地寫文章
。最近沉迷乙女遊戲一發不可收拾
。拒腐,完完全全的NL黨(會自動避雷請放心

。重度VOCALOID廚,主冰蔥/蕉橘,但基本上是個博愛黨,簡單來說就是ALL ALL(什麼鬼
。月歌是雪推,主食同月,始雪本命

。畫畫以及Cos方面現在放在QQ,歡迎私訊聊天加好友

《夕顔》* 蕉橘/短完

Afterglow社社刊《四季ノ歌》參本文,恭喜完售。

《夕顏》
文/小鑰


00.
在黃昏國度所追逐的流星,與盛放的花。


01.
「你還記得我嗎?」

被丹霞擁抱的妳,悄悄地站在我身後冷不提防地詢問。聽到那熟悉的聲音,才發現自己身在昔日的小鎮。

正確來說,是令人懷緬的夢中。

燒紅了的毛卷雲一直伸延着它的尾巴,撫摸我的臉頰。就連妳明亮的雙眸,也帶着暖意注視我。微風揚起妳純白的裙襬,像是為了此刻的沉默打圓場。

我清清喉嚨,想好了說詞。

人總是笑着道別,不久就會後悔了。
看來世間上所有離別都是不約而同地帶着遺憾結束。


02.
在二十五歲的那年,我被氣象局調派到遠離塵囂的海港小鎮負責管理和看守觀測站。當地應有盡有,但沒什麼特別的設施,就是一個帶有鄉土味的地方,每個人都過着平平淡淡的日子。

我已經在這裡生活了一段時間,雖然並算不上什麼仕途失意,但被調往偏遠地區也就代表晉升到上層的機會甚微吧。年少氣盛的我少不免有點失望,但大局已定,我只好在這裡好好履行職責。雖說也要好好的定時提供氣象資料,但畢竟是個小鄉村所以也沒那麼嚴謹。每天看看天空,操作一下儀器就能領薪金的日子優哉悠哉。我總在入夜前偷閒,躺在草地上感受微風輕拂。

總以為這麼單調的日子會一成不變的繼續下去,人生卻總是出奇不意地嚇你一跳。

我遇上了此生所見最美的瓠花。

有一年的夏末,中央氣象局預測到天氣不穩,將有颱風抵達這寧謐的小鎮。而我已準備好對應措施,再一次檢查好風速儀,我也早點下山到村莊買好日用品,在觀測站裡窩着,等待那股狂亂似的風來襲。

甫踏出氣象站,便看見誰人的身影走進了雨量計的範圍裡。我也是第一次看到有人闖進來,因為村民都知道這兒是氣像站,沒什麼特別好玩的。

為免惹上什麼麻煩,還是趕走他為妙。

「喂,這兒禁止進入。」
妳一回頭,我卻赫然語塞。

妳站在夕日之下,一切都染上了金黃色。

那個少女比起在大學裡或是氣象局遇到的女生都不一樣。

妳那不施脂粉的臉龐清秀可人,蒼藍色的雙眸澄澈得能映照出任何事物。
妳擁有一頭漂亮的長髮,如同金色的瀑布一瀉而下。
潔白的雪紡裙剛好及膝,單薄的肩膀上蓋了格紋披肩。同樣是白色的布鞋沾滿了泥巴,卻不會讓人感到骯髒。

似是朦朧暮色中盛開的夕顏,芬芳無比,又無法觸碰。

在此刻,我的世界裡就只有妳一人。
所謂一見傾心,可能就是此番景象。

我恍神看着妳的身姿,彷佛一句話就會破壞這般美景。直到妳疑惑地歪著頭,我才回過神來。我慌張地搖搖頭,稍微整理好要說的話:「這裡是屬於政府氣象站的管轄範圍,雖然很抱歉,但請先離開那些雨量計。」

「這叫雨量計?」

空曠的草坪上佈滿一個個透明的圓柱體,裡面的試管裡刻着以毫米作單位的量度單位。

「是的,這用來監測這個區的雨量,彙報給中央天文台來決定全國的天氣預報。」

「好有趣哦……」
妳直接蹲下來盯着測雨計,小心翼翼地用指尖碰了一下:「要這麼多做什麼呢?」

「為了確保數值準確,雖然遇上颱風時這些就派不上用場了。」
看著妳興致勃勃的樣子,我都狠不下心把妳趕走,然而我還是開了口:「小姐,快回家吧,要下大雨了。」

「下大雨嗎?」妳跟我對上了目光,不太信任我的問:「明明天氣這麼好。」

毫無疑問,這幾天確實陽光普照。

「瞧起來的確如此,但妳看,滿天都是積雨雲。」

妳抬頭一看,像是被天空吸引住,什麼都沒說。

雲層之間滲出茜紅,就連沉厚的雲朵染成一片赤朱,枝葉嫩草都在逆光之下,看不清他們的樣貌。
廣闊無垠的天邊漸漸被夜色吞噬,隱隱約約地看到弦月害羞地笑了笑。

黃昏溫柔地擁抱了整個世界。

像是第一次看到這般風景,妳目不轉睛的仰望天空,默默待着紫藍遮掩橘黃。

「好漂亮……」

「若不是颱風要來了,這兒還能看到閃亮的星空呢。」

聽到這句,妳難以置信地回過頭來看着我驚呼:「真的嗎!」

妳像個什麼都不懂的孩子,瞪大雙眼期待我的回答,我只好苦笑着點頭回應。

怎會有如此不諳世事的人呢,明明怎麼看都已經是個正值花季的少女。

於是我們諾下了於晴天再見的約定,在一路走往村落的路上,妳走進了建在山腰上的療養院。


03.
為了刻意延續那天相遇的夢幻,我們並沒有交換的真實姓名,而是為彼此起了名字。我把妳稱作「鈴」,因為妳擁有鈴鐺般清脆的笑聲。而妳,就為我改了跟鈴發音相像的「連」。

我們有意無意地隱瞞自己的事,比如妳為什麼住在療養院,比如我為什麼願意繼續留在這小鎮。深入瞭解只會帶來麻煩,與妳保持距離是最好的選擇。

妳總在天色已暮時偷偷摸摸的跑出來,一直沿着曲折的小徑向上走,穿過茂林直到看到陽光從枝葉間透出來,妳便知道到達了我們的小基地,那小小的氣像站。

妳先撥落頭上的葉片,下垂的眼角凝着笑意,慵懶地揚起嘴角。風兒喜愛妳的笑容,每當妳閉上眼簾,它們就親吻妳白滑的額頭。

來到這裡時妳一直看着天空發呆,不論浮着怎樣的雲朵,視線總會纏繞着它們。今天的妳依然身穿寬鬆潔白的裙子,說着不切實際的夢話。

「每天的天空都不一樣呢。」

「什麼意思?」

「一眨眼,雲的形狀就改變了。」妳喜滋滋的笑了:「所以啊,天空很有趣。」

「我說,連,真羨慕你跟天空這麼近。」

很奇怪,明明妳的目光是落在我身上,我卻莫名其妙的覺得妳正看着往更遙遠的後方。雖然談吐的腔調十分悠閒,但話語間卻帶着未能明言的焦急。即使如此,我還是不會詢問因由。

當我回到工作間撰寫報告時,妳從視窗探頭窺視進來,杏圓的大眼睛努力地找出能看懂的英語,但轉眼妳又苦惱的扁起了嘴。

那樣的妳,太惹人憐愛了。

「喂,鈴。別進來。」

「好的。」
妳乖巧地點點頭,卻推開門跑進氣象站裡。

真是令人又好氣又好笑,卻沒法狠下心腸趕走妳。我也跟自己說,只要妳不弄亂我的文件就放妳一馬。結果妳確實沒有搗蛋,但把我的書籍和信件都翻看了一遍並整理好。妳來了以後,工作室反而比之前更加整齊了。

一般而言,妳會安安靜靜地坐在書櫃前翻看我從外國購買的專科書籍,偶爾也會帶來一些詩集或是科學圖鑑,坐到我旁邊問東問西。妳對什麼都感興趣,幸好我對自然界的認知比較多,能好好回答。但對於一些小說或是俳句,我就只能勉勉強強的亂掰了。

回頭一看,妳把天文學的書本都搬了出來,用指尖輕撫每張印刷精緻的照片。寂寞的目光停留在南十字星座,水汪汪的眼睛裡映出的是閃爍星空。

就像那夜,滿天星雨灑落在妳湛藍的瞳孔之中。


04.
上次的颱風登陸之後,妳第二次來到這兒。

亂糟糟的頭髮和裙襬上的泥巴對我說,妳明顯在路上摔了跤。我無奈地幫忙拍掉泥濘,瞄到妳紅着臉揚起嘴角。

「妳啊……不小心走路就弄得一身污泥。」

「抱歉麻煩了,因為我平常很少走山路。」

「沒受傷吧?」

「不,並沒有。」

「好啦,快進去洗把臉。」

我領妳進氣象站,而妳卻被牆上一幅太陽系的圖卷吸引了目光。妳停下步伐,露出好奇的表情。

「連,你知道這個嗎?」

「當然知道,這個是我們居住的星球,旁邊是月亮。除了氣象之外我也有研究別的學科,特別是天文。」

「那個……我說如果,如果連可以教我就好了。」

妳低下頭抓住披肩,落寞地說:「星空一定很漂亮吧。」

看着妳楚楚可憐的模樣,我不禁嘆一口氣。為什麼看到妳難過,我就覺得心痛呢?不過如果僅此一次的話,能逗妳高興也好。

「好啦……晚上天清,晚上可以看到一整個夜空都是星星。擇日不如撞日,今晚我們一起看吧。好不好,鈴?」

妳猛然抬起頭,露出天真爛漫的笑容。

昏黃的燈光取代了火燒雲,天色漸漸變得暗淡。我們跑到屋頂,靜靜地等待日落。妳閉上眼睛張開雙臂,感受清風颼颼的吹拂。

「我有點害怕。」妳的睫毛不安地顫動着,斷斷續續的說:「星星會不會討厭我?」

「不會啦,它們都恨不得快點見妳。」我苦笑着拍了拍妳的肩,待了一會妳終於緩緩張開眼睛。

如同被夜空魅惑一樣,妳睜大雙眼凝視滿天星斗,彷彿從沒見過這般風景。無邊無際的星光一直伸延,落在燈火闌珊的村莊裡。

「怎麼樣,夠漂亮嗎?」

「嗯……這些景色,我從沒見過。」
妳盯着天空,毫不自覺地呢喃:「能不能找到南十字星座呢?」

「如果有天文望遠鏡說不定能找到。」
我看着依然動也不動的她,不解的發問:「為什麼要執着於這個星座?其他的星座也十分耀眼啊。」

「因為南十字星座代表永遠。」

妳搖搖頭,深深的嘆了一口氣:「地理位置的問題嗎……果然是找不到。」

明明覺得可惜但又露出笑容的妳,抱着膝緩緩說起自己的事。

妳說,妳自小就身體不好,一直住在療養院裡,父母都去了遠處工作。

妳說,妳的房間在一樓,窗外只看到一片翠綠,就連天空也沒見過。只能從父母寄來的書本裡看到各種事物,認識外面的世界。

妳說,有偷溜出來實在太好了。

能夠相遇真的太好了。

妳沒再說話,沉默地看着點點星光。

轉眼間,兩三顆流星從天邊滑下來,寂靜無聲的又消失於空中。

妳伸出手,輕撫着星河。

「我想成為流星。」

「為什麼?」

「只要成為流星的話,那就會有人永遠記住我吧?」

妳笑了,笑得有點唏噓。

「誰都不會忘記曾對流星許願的事,即使忘了許過什麼願望,即使忘了那顆星星的樣子,但總會記得那轉眼即逝的感動。」

「那不就代表時光很短暫嗎?」

我皺了皺眉頭,不希望妳說下去,心裡或多或少害怕着妳的真實。但事與願違,妳低下頭。

「大概越短暫越虛幻,才會顯得更燦爛奪目吧。我也……」

妳的嘴角往上勾,囁嚅着什麼我聽不到的話。

直到什麼都已經結束的現在,我才明白妳欲言又止的理由。


05.
妳總帶着夕陽,三步並兩步的小跑到我旁邊,妳一如既往的穿着打扮令我安心。

天氣漸漸轉涼,紅楓把整個小鎮都燃燒起來,枯黃的落葉與暮光輕輕訴說着情話。四五朵純白的夕顏攀附在氣象站前的籬笆盛放,香氣撲鼻。不過很快就不再是花季了,隨著夏日的離去,夕顏也不會再對着我展露笑臉吧。

「別用跑的。」

無論我叮囑了多少遍,妳還是不顧身體狀況在我身旁團團轉。

像是我的存在把妳的活力慢慢吸走似的,妳的臉色一天比一天蒼白,說不定妳選擇夕間才來到這裡就是為了遮掩那泛紫的雙唇。

這天的妳比平常安靜,只坐在草坪上仰望雲朵。這樣的妳讓我想起初見之時,妳的存在虛幻得彷彿隨時會消失,為了消除不安,我也坐到妳的旁邊。

到此刻我才發現,我從不明白妳的沉默,從不理解妳眼中的世界。

「連,你還記得那晚星夜嗎?」良久,妳終於開了口。

雙頰微微泛紅的妳笑了笑,眼眶裡閃爍着我未明瞭的光芒。

「我只記得那一晚很動人,但流星劃過夜空的模樣,我經已徹底遺忘。」

突然一種不祥的預感湧上心頭。
為了制止妳說下去,我慌忙打斷話兒:「等等,怎麼會……」

「很多事我已經忘記了,不論喜悅的事還是悲傷的事,都在不知不覺間消失。那些刻印着『我』的過往,也會隨着時間流逝而去了吧。」

妳纖細的指尖輕輕點一點我的鼻頭,露出溫暖無比的微笑:「如果我在餘下的時間裡繼續與你共渡,是否能代表永遠都留住這段回憶呢?」

「那是一定——」

妳在我手心放下一封信件,上面印上了政府部門的蓋章。皺着眉頭的妳懊惱地笑着說:「抱歉,我藏着秘密。」

妳掩去惆悵的表情,故作開朗地莞爾一笑站起來步向前方,嬌小的背影消失在落日國度的盡頭。

「回去那個更適合你的場所吧。」


06.
我乘上黃昏出發的火車,最後一次環視小鎮的景色,郁金的稻草悄然對我告別。身旁的文件包裡放着妳藏起來的信件,那是一個月前上頭把我擢升到中央氣象局當職員的通知書。妳到底是什麼時候看到這封信的呢?我完全沒有留意到它。而妳,一定為這件事無法成眠,害怕離別時卻作了送行的決定。

如果妳更任性一點就好了,不讓我知道這封信的存在,那麼我就不會離開。

如果我沒有選擇回到總部,而是早點察覺到心意並抓住妳的手,那麼至少能共度最後的時光吧。

但想必妳正是希望得到刻骨銘心的結局,才與夕顏一同於清晨來到的時刻悄然凋零,不留下任何告別的話語。

時間流逝,四季輪替。

我在盛夏再次來到這個小小的城鎮,踏進熟悉的村莊,走往熟悉的小徑,但還是沒見到熟悉的妳。

一切、一切,都消失了。

「抱歉我很任性哦,為了達成一個願望,卻要你背負着這包袱一輩子。」

輕柔的聲音在耳邊響起,妳的笑容像落日般寂寞,向我遞出我毫無生氣的夕顏花。

曾經以為我會因為思念妳而難過,卻意外地沒有太大改變。氣象局的工作很忙碌,但總算能好好發揮我的長處,比無所事事的好。只不過是我的夕國已經不復存在了,夢醒了,我回到了日常生活。

「到現在你還有好好記着我嗎?」

驀然回首,妳依舊站在原地,用紅日擋着羞赧的臉頰。本想輕撫妳柔軟的臉頰,卻只能捧着滿手枯萎的瓠花。

「我想忘記,但也忘不了。」

聽到答覆的妳滿意地笑着、笑着,化成片片花瓣伴隨暮光消失在我眼前。即使我追逐着妳的身影,亦不會抓得住經已逝去的昨天。

永別了,夕顏。



全文完。

评论
热度(17)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