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念與回憶,到最後亦會於日常綻放、散落,消失於浮光掠影之中。

。極低產,與其說更新慢倒不如根本是隨心所欲地寫文章
。最近沉迷乙女遊戲一發不可收拾
。拒腐,完完全全的NL黨(會自動避雷請放心

。重度VOCALOID廚,主冰蔥/蕉橘,但基本上是個博愛黨,簡單來說就是ALL ALL(什麼鬼
。月歌是雪推,主食同月,始雪本命

。畫畫以及Cos方面現在放在QQ,歡迎私訊聊天加好友

《緣輪》*始雪/短完

物換星移,年似水流。執子之手,與子偕老。

食用說明:
# 1月1日始雪日同樂!
#私設有
#祝大家新年快樂
***

《緣輪》 文/小鑰


今年的櫻開得早,適逢冬風未盡去,薄雪落在層層瓣花,八重櫻在白雪點綴之下退去了肆意怒放的緋色狂亂。睦月家的古老櫻樹,由世家興起至今仍未曾有半點枯萎的意思,在過往的幾十年幾百年、甚至千年之間目睹多少愛恨情仇在此園中綻放散落,一切終歸寂靜埋於土中。

按照天皇留下來的傳統,作為貴族家系的睦月家自然會在宅邸裡舉行賞櫻宴,據說幾百年前還會邀請其他政商名流一同參與,但近年轉為單純的家族聚會,把各地分家的後裔都喚回來。沒想到這年櫻宴的清晨迎來飄雪,讓來賓都不禁讚嘆何其風雅。

有誰在通往庭園路上積雪遺落了木屐齒印,正坐在茶亭的黑髮少女留意到那小小的足跡,向父母點頭示意便悄然離席。沒人發現熱鬧的櫻宴中少了個分家的女孩子,即使她如何優秀,在龐大的家系裡焦點還是落在本家的子嗣,然而睦月家的兒子亦不在席上。

她曳着淺朱色的和服袖襬,沿着足印走過鯉魚池,側庭後的是一大片櫻林,落櫻繽紛,眼花繚亂。林中一棵古樹比旁邊的都要粗壯,由初代家主所種下的櫻樹,不單乘載着花與葉,還有無盡的回憶和思念。

雙手環胸的青年靠在樹旁打盹,深黑的袖子托起了滿懷花瓣,連帶着點點殘雪。明明棱角分明的臉龐是多麼氣宇軒昂,早已能駕馭羽織上的家紋,睡臉卻是安穩無邪,跟少女的容貌有幾分相似,不知夢裡有何奇遇。

少女彎下腰,伸出纖纖玉指拈起落在青年頭上的櫻花,披在肩上的秀麗長髮滑落,騷癢着他的額。他皺皺眉頭瞬開眼睛,是一雙由菖蒲和杜若染成的眸子,留意到是何人便收回銳利的目光,疲憊地垂下眼皮。

「雪?」

「是的,吵醒你真不好意思。」
花園雪淡淡一笑,見睦月始掃了掃履上雪積的草地,便屈膝坐在他身旁。抬起頭,只見薄雪緋櫻簇擁相依,沾上彼此的顏色。

「是少見的雪櫻呢,真漂亮。」

「……是啊。」
睦月始不打算換個姿勢,僅僅仰首凝望着雪櫻,又閉上眼簾,深深吸一口氣。

「很累嗎?」

「昨晚的廣告拍攝結束後就趕回來了。」

「雖然覺得回應親戚們的寒暄很麻煩,但還請不要逃出宴席呢。」
見到睦月始搖頭否認,雪實在忍俊不禁,輕笑:
「繁花倦了,就連你也倦了。」

花園雪就此止住對話,好讓睦月始多休息一會。她把視線從那親愛的人身上移開,搓搓手呵氣,一縷白煙迷濛濛的把她熟悉的睦月家扯進了如夢似幻的時光隧道。

寬敞的宅邸、茂密的櫻林、以及自幼結伴的他,有太多太多往事值得她細細回味。比如他倆曾偷偷戳破了紙門的事、在追逐時摔碎了貴重花瓶的事、想撈起池塘錦鯉而溺水的事。雖然他們為了不被父母責罵而瑟縮相依躲在林中,最後還是一起跪坐受罰。

無憂嬉鬧的童年有如南柯一夢,頃刻之間他們早已遠離在這個家一同步過的時光。

朦朧櫻雪中,無數的過往一閃而去。記得清的、記不清的,連同毫無印象的眾多片段都隨着落櫻細雪悠然飄散在睦月家每一個角落。

剛才的浮光掠影,是夢,抑或是真?

驀地,宴廳傳來尺八的樂聲與撥弦的箏音,打斷了花園雪的思路,亦喚醒了睦月始。本來靜謐的環境霎時溢出春霞,以及波濤拍打浪花的柔和旋律。

「春之海……」

「明明不是正月,卻挑了春之海來演奏嗎。」
睦月始掛上一抹苦笑,但又是無比溫柔的表情。
大概二人都不約而同地想起〈慕情春海〉,那首他們成為偶像後的首張專輯的關聯曲,跨越時間與生死的戀歌。

百世修來同船渡,千世修來共枕眠。
也許人死後會渡過三途川前往彼岸的極樂世界;或化成厲鬼單單為再見某人一面;或透過無盡無休的輪迴轉世,結下數不清的緣,去兌現拉勾立下的誓言。

說不定曾經歷過多少次生離死別,才能換取此生再度相逢,並肩而坐。但無論再多的悲歡離合,都不礙他倆一次又一次尋覓彼此,只為比翼雙飛,共諧連理。

但這一切都記不清了、記不得了。
不論是寒夜裡的六花冰輪,還是秋風中的枯葉浮舟,終將化成逝去的種種秘密,唯有花開花落依舊。

————始さん。

晃眼間,睦月始只見少女站在漫天飛舞的雪櫻之下回眸一笑,使人懷念得彷彿他在百年前亦看過她的莞薾。他不曉得所謂因果,僅僅知道,是她。

「……妳就是花與雪本身。」

睦月始揚起嘴角,站起來走近花園雪。拍拍兩袖,櫻瓣似雪默然散落。她沒聽清睦月始的話,歪着頭表示不解。始未有回應,寬厚的手掌悄然牽住她的冰凉小手:「冷嗎?」

花園雪搖搖頭,淡墨色的眸子中溢出欣喜,緊握從小到大都引領着她、溫暖無比的手。

春霞消散,浪濤聲逝。
青年與少女攜手歸去的身影淹沒在紛飛雪櫻裡,一步一步,踏過流光溢彩的歲月通往未來,留下的就只有一對並行的足印。



-全文完-

评论(4)
热度(28)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