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念與回憶,到最後亦會於日常綻放、散落,消失於浮光掠影之中。

。極低產,與其說更新慢倒不如根本是隨心所欲地寫文章
。最近沉迷乙女遊戲一發不可收拾
。拒腐,完完全全的NL黨(會自動避雷請放心

。重度VOCALOID廚,主冰蔥/蕉橘,但基本上是個博愛黨,簡單來說就是ALL ALL(什麼鬼
。月歌是雪推,主食同月,始雪本命

。畫畫以及Cos方面現在放在QQ,歡迎私訊聊天加好友

《向日葵》*夜あか/短完

食用說明:
#CP夜あかね,夜視角
#之前點文的結果
#V家名曲〈サリシノハラ〉系列的paro
#播着歌曲來看可能會更帶感吧
#私設有,各種bug
#あかね-->茜,あかねちゃん-->小茜(太長了所以還是寫成中文吧
#世上沒有玻璃渣,那是冰糖
***
《向日葵》 文/小鑰


朝霧茜,曾經的同學,暗戀的對象,全國當紅偶像。
——即使那樣,還是最喜歡妳啊。


那場事故之後,先別提沒再收過小茜的信件了,就連半條短信也沒有收到,大概我們的未來已經毫無交集了吧。
就算這樣,她的身影好像從來都未有離開過我一樣。放學後的路上,從自動販賣機到車站月台上的大型燈箱都印着她代言的廣告,旁邊的高中學弟學妹在談論這位成為了偶像的學姐,雖然多多少少有點壞話,但都不過是流言蜚語而已。

因為,我長月夜,認識真正的朝霧茜啊。


過去的時光過於短暫,卻又滿溢出無盡的回憶。
跟她相遇那天,小茜獨自一人瑟縮在家政室的角落低泣。得到老師許可自由進出家政室的我發現到她後十分慌張,我既不擅長面對女孩子,也不懂得好好地安慰別人,只能找來一包可可粉,到枱前沖調。

「請喝下這個吧,很甜很可口的哦。」

我把一杯熱巧克力遞到她跟前,濃郁的芬芳從馬可杯溢出,她雖詫異但也為其吸引,抬起頭伸手接過。臉蛋上刻劃條條淚痕,但仍對我露出笑容。

「……謝謝你。」

小茜看似隨即打起了精神,眼角卻留着疲憊與無奈。直到很久之後,我才知道事情的原委。
她所在的樂隊為了出道,登上更大的舞台,放棄了實力稍有不足的主唱,找到了人氣的網絡歌手一起合作。而原來的主唱,就是朝霧茜。

不過她呢,內心遠比柔弱的外表堅強,即使有想要放棄的念頭,依然如此努力地閃耀着。只是有時候需要人來推她一把,她就能成為奪目的明星。

因此,在小茜仍在猶豫要不要參與偶像選拔時,我握住了她的手,把履歷表投進郵筒。


至於我會否被她留下來這種事,其實並沒有過多考慮過。
那只是因為,我的腦海只盛着初遇之時她的淚顏,以及相知相交後她對着我露出數不盡的笑容。

「我想讓大家都認識我的歌!」

高三那年的秋日,放學後我們照慣例跑到偏僻的公園裡耍樂,小茜拿起吉他彈奏自己創作的曲子,享受着哼起歌兒的片刻。那時候她的觀眾才沒有數百萬人,就只有,長月夜一人。

練習過後,我們會各自從自己的書包裡掏出昨日製作的點心。那是我們的共同興趣,經常一起研究食譜,午飯時間到對方的課室交換飯盒。不知道現在的她還會不會在閒時親自下廚呢?

吃過點心後,黃昏已經悄悄到來。小茜罕有地調皮起來,在我頭上灑落片片楓葉,在夕暉中露出如同雛菊的莞薾。

「夜さん,那個呢,你覺得我的歌如何?」

這個問題太簡單了,我當然是——
「我啊……一直很喜歡、小茜的歌呢。」

「是嗎,謝謝你,夜さん。」

秋風輕撫着她的髮絲,小茜彎下腰把一封信塞到我手中。她瞇着眼注視我,落日的光芒映在她的雙瞳。
原來如此,楓葉、火燒雲、還有她的眸子,就是茜紅啊。

「雖然跟原本的路有點不一樣……但如果當上了偶像,就能讓很多人聽到我的歌了吧?」

「嗯,是的。」

「不過,如果我成為了偶像的話,你還會聽我的歌嗎?」

「那是當然的。」
我勾起嘴角,凝望着小茜的漂亮的眼睛。
「無論小茜決定了要走哪條路,我都會支持妳呢。」

小茜笑了,像天邊綻放的雲彩。

是呢,她的笑容像朝暉之間旭旭升起的太陽,退去漆黑的深夜,耀眼而暖和。而我,此刻心中長滿了朵朵向日葵,追逐着她的笑靨,追逐着活在電視機裡的一等星。

曾經有一段頗長的時間,我每天放學回家後就趕緊溫習,為了準時收看晚間的綜藝節目,沉迷的程度就連我的好友葉月陽都看不過眼。直到他留意到小茜是擔任節目的主持,陽才沒再阻止我。

我還記得他無奈地嘆氣,說從未見過我如此執着於一個人。我倒笑着說我第一個執着的人就是陽嘛,畢竟國中的時候有過漸行漸遠的經歷啊。陽聽到後皺皺眉,也不好反駁了。

後來我亦好好反省了一番,的確如此執着並不是好事。沉迷料理能煮出一枱佳餚,沉迷攝影能拍下美麗的風景,但沉迷畫面中的她,只能剩下兩雙不會相對的眼睛。


不過偶爾也會發生一些好事。自相識起,我們就經常互相交換信件。原因是我們都不太會說話吧,對話時我很容易感到羞怯,沒法好好地把心中所想表達。再加上我們的年級本來就不同,一般只有在放學後的家政室或是公園裡碰面,為了能更加了解對方,某天開始我們便有了寫信給對方的習慣。

就算小茜退了學,搬到了繁華的城市當偶像,依舊不忘偶爾給我寄信,寫寫她現在的生活,有點懷念讀書的日子,以及想跟我見面的事。
我也一樣。很想見她,想她清澈的歌聲,想握起她的小手,把心底話都親口說出來。

然而一切念頭都在看到那本雜誌時打消。

當紅偶像朝霧茜,被拍到跟另一位歌手私會。
雖然我明白那只是緋聞,因為照片中遠處有個郵筒,我猜測她一定去寄信的時候碰巧遇上了同事而已。然而,我沒有自信去揣測小茜的想法,畢竟自己什麼都沒說出口,更何況去問她呢。但從那時開始,我再也沒收到過她的信。

即使如此,我還是喜歡她,每天追逐着她的身影。
某天打開信箱的時候,久違地收到了一如既往貼上了白兔貼紙的信件。但這封信卻如別不同,裡面沒有隻字片語,只有一張海報,以及演唱會的門票。

海報中的她梳着跟學生時代一樣的髮型,綁起了雙球的頭飾。但她穿着的是可愛的衣裝,以黑白色為主調的裙子、背後大大的蝴蝶結,食指點在唇上,感覺輕飄飄之餘又銳利。果然,她已經是個當紅偶像了啊。

去見她吧。無論如何,去見她。


或者是因為小茜給我的門票是憑自身關係拿回來的吧,我坐到很前的位置。身邊的人都拿着螢光棒激動地揮舞着,只有我什麼都沒帶來,完完全全的格格不入。
我是以怎樣的身分來到這裡呢?粉絲嗎?同學嗎?朝霧茜的第一位私人聽眾嗎?

我抬起頭看着舞台中央的她,臉龐化上了以前從不多添的妝容,温婉的眼神變得更魅惑人心。一件又一件光鮮亮麗的服裝,一曲又一曲膾炙人口的歌。如今的朝霧茜,已經能讓很多很多人聽到她的歌聲了,她的眼中亦不應只看着我了。

餘音終了,大家都在高呼着她的名字,小茜便露出一如陽光般的溫暖笑容,對台下的粉絲們揮手。
直到那一刻,她瞪大了眼睛,與我四目相投。

時間停止了,會場靜下了,只剩我與她,以及好不容易才對上的目光。
這下子該怎麼辦呢,該說什麼?她是怎麼想的呢?……現在我還有資格對她說什麼嗎?
思緒混亂之際,我不顧一切地伸出手臂,緊緊握住那久違的手。小茜驚訝地睜大眼睛,對台下的我傾身相握,我們的世界再次重疊。

剎那間,我便完全理解了。

「這就是最後了吧。」
淚珠在眼眶中打轉,終於見到她了,終於結束了。

「不要說出來,請不要走!」

停滯的時間在轉瞬之間加速流逝,吵耳的背景音樂與觀眾的嘶吼震耳欲聾,大家都只想傾前接近妳,而我被一股無形的壓力扯得與妳越來越遠。
我是怎樣被工作人員帶走的,朝霧茜是怎樣應付粉絲們的提問的,我都記不清楚了。唯獨留在腦海中的,是她明明哭着,卻依舊保持笑容的模樣。

事件過後,我因當時的混亂誤傷送到醫院去,亦被小茜所屬事務所的人來談判過,自此便再無她相關的消息。直到陽過來探望我,我才知道小茜在記者會上澄清過了。

——我並不認識那位先生,會跟他有身體接觸只屬偶然的事故。

——希望大家不要對那位無辜的先生有任何猜測,這樣對他日後的生活很大影響。我亦為在這次事故中有受傷的其他粉絲道歉,希望能在下次的活動上再好好跟大家握手。

……這樣就好。
我的夢結束了,她的夢才剛剛開始。

一直笑着的她,如今打開大門前往嶄新的未來,會覺得孤單嗎?雖然節目上看起來很鎮定,但會像平常一樣緊張的握緊手心嗎?
失意的時候會想着「乾脆、死去算了」之類的事嗎?
若然有的話,只願她能把那些念頭都打消。畢竟她都踏上了實現夢想的旅程了,相對地,再也取不回過往的日子。
但無論小茜的未來如何,我都會待在這裡注視着她。

因為在我心中,花朵一直盛放着啊。


-全文完-



學期完了!抱歉這篇文拖了三個多月……寫的過程也斷斷續續的,沒什麼手感。如果你們喜歡就太好了!謝謝一直以來的支持呢。

评论(4)
热度(14)
© | Powered by LOFTER